梅松:文化将扮演什么角色?

2013年09月08日 18:38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8日讯 9月8日,“2013中国文化产业高端峰会”在北京市朝阳区规划艺术馆举行。北京市委宣传部副巡视员、市文化创意产业促进中心主任梅松围绕“文化将扮演什么角色”发表了主题演讲。他提出,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两次飞跃,现在走到了一个关口,要从工业走到文化。而文化产业协同创新是全产业链的协同创新,这种创新在每个环节都要发生。点击进入直播专题>>> 

 

 

    北京市委宣传部副巡视员、市文化创意产业促进中心主任梅松 中国经济网记者王蔚/摄

 

    以下为文字实录:

    非常感谢大会的安排,今天听了很多领导的演讲和发言,收获良多。到现在会议里面坐得最整齐的是企业方阵,充分说明文化创意的主体不是政府,不是学者,而是在座的企业。我个人是双身份,现在是体制内从事文化创意产业的研究和服务,俗话说当局者,当局者迷,今天听了各位专家和领导的讲解,茅塞顿开。另外我本人也是一个学者,一直在学经济,我学经济的主题是什么呢?就是农业国家的工业化问题,是发展经济的核心命题。我这个人搞了20多年工业化的研究和推进,但是我今天讲两个观点,一个虚,一个实,虚讲大一点,反思工业化。换句话说,我们学东西多少都要反思,说大一点,人类社会未来向哪里走,非常大,或者说文化将扮演什么角色,今天上午很多都是围绕这个主题讲的,我个人想谈谈我的观点。

    从去年到今年有一个很热的命题,工业革命,有人说将要迎来第三次工业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是能源的互联,这是美国一个专家学者的观点,有的说人类将迎来第四次工业革命,第四次工业革命是什么呢?是新能源、生物技术、信息技术这么一个混合体,综合体,也包括3D制造,3D打印等等。这些话题都是从西方说起来的,因为这么多年,所有理论话题都是从西方说过来的,但是我个人对此有不同的想法。因为不管是第三次工业革命,还是第四次工业革命都脱离不开一个主题--工业。实际上现在地球的问题就是过度工业化造成的问题,如果我们从政府决策机构到企业还在围绕工业做文章,我觉得这个社会,包括地球村就会完蛋。大家都有亲身体验,雾霾,毒空气,水不干净,这些都是工业化造成的。我并不是反工业化,工业化给人类社会带来极大的财富,最近中国科学院有一篇报告,中国的工业化任务基本完成,你不能想把中国几千万个农村也变成工厂,那就彻底完了。

    还有一种观点我个人比较赞成,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两次飞跃,或者两次浪潮,一次是从原始状态到农业社会,从衣不裹腹到有组织的农业社会这是一次飞跃,农业社会带来了农业文明,或者叫农耕文明。第二次飞跃是从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标志是一七八几年英国工业革命,也就是蒸汽机。到现在为止,总体上还是处于工业社会,西方一部分发达国家,以美国为代表的,从80年代开始陆陆续续进入后工业时代。所以我个人认为人类社会,包括西方发达国家,包括中国,整个发展面临一个关口,到底想何处去,是继续搞工业化,还是搞文化。从现在的端倪来讲,文化的地位是越来越重,过去文化停留在意识形态层面,实际上文化是一种生产方式,是一种生产力,为什么创意经济在英国发源,为什么美国的版权产业那么兴旺,为什么中国90年代开始就搞文化产业,这些都不是空穴来风。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什么呢?我们没搞文化产业,我们是以搞工业化思路来搞文化产业,我非常赞成今天上午尹鸿老师的观点,工业、制造业追求的是产品数量,产品的销量和产品的价格,追求效益最大化,文化创意产业确实应该是版权价值,不是以产量多少来论证边际效应多少,恰恰是文化产业核工业化不一样的所在之处。一本书不好,印了一万本也没人要,人们不看你的书。但是如果你的书非常好,莫言获了诺贝尔奖,前十年没人看他的书,现在成了畅销书,因为他的价值提升了。

    现在我个人觉得,人类社会下一次飞跃,就是文化,就是从精神层面到物质层面,在座的各位都要抓住这次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当然我并不是全盘否定工业,工业还是要的,都市工业,一些物质生产也是需要的,只是我们现在过度的强调工业化,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我们现在的思路还是工业优先。工业用地价格最便宜,工业用水水价最便宜,工业用电电价最便宜,还是这种思路,我们这种思路不转变,生产方式,经济发展方式是很难改变的。

    现在有四大产业,节能环保产业,互联网新兴产业,健康服务业,文化产业,这个报告是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写的,在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口中,能把文化产业作为四大替补产业是非常了不起的,反过来给在座各位学者,给我个人,在座各位企业带来压力,我们能不能顶上去,顶上去无非就是两条,一个是GDP还是要增加一点,一个国家没有GDP也是不行的,另外,战略新兴产业能不能顶上去。

    围绕文化产业协同创新我讲一点个人观点,它是全产业链的协同创新,所谓全产业链的协同创新就是产业链的上游、下游。有两个轴线,一个是纵向轴线,原创、设计这是一个环节,第二个环节是工作室,孵化器,现在北京有三千多家工作室,这些工作室核心的特点,有一个人领衔,几个人围绕着他在做事,我认为这是创意的源泉。当然还有孵化器,北京现在大概有300多家孵化器,就是扶持这些小的文化企业,扶持这些工作室的成长。第三个环节,文化生产单位,或者叫文化创意企业,它对上要把原创的设计,工作室的东西买过来,或者合并过来。第四个环节,文化的销售,文化的贸易,它要卖出去。第五个环节,文化消费者,这五点我认为是一个很完整的产业链,这种创新每个环节都要发生。

    横向轴线,就是官产学科金。首先是官,就是政府,产是文化生产、文化企业,学是学校、研究机构。另外我自己加了两个,科,这个不是科技单位,是科技,金是金融,这是一个横向轴线。文化金融创新,文化科技融合创新。这中间的汇集点是什么?就是文化企业,所以文化协同创新的主体是企业,在座的各位文化企业,企业这个主体他不创新,我们白喊。这说明一个问题,今天专家学者很多,我也算是一个学者,我们学者的创新不够,举一个例子,《文化产业报告》编得非常好,里面有一篇文章非常好,但是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这是文化产业的弱点,文化圈里搞文化产业的完蛋,我有一个朋友的孩子在美国,大学念的是传播专业,大一大二学的是数理化生物,根本不上专业课,大三才开始学传播的专业课程,文理没有分家,我们分得很清楚。在当前搞文化产业如果分得那么清楚,我觉得很难搞创新。这个小孩今年下半年考上了美国一个著名大学的电影研究生,学导演,学导演肯定要学摄影,学怎么编故事,第一年专业课全是电视特级,动漫游戏,软件设计,全是这些,第二年才学导演的东西,这就是美国大学的学科体系,所以我建议从大学的学科专业开始创新,谢谢!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金宗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