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章:文化产业正处于亟待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

2013年09月08日 18:07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8日讯 9月8日,“2013中国文化产业高端峰会”在北京市朝阳区规划艺术馆举行。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王永章分享了关于对“协同创新”的看法。他认为,协同创新是一个很好的机制,可以有效的整合、利用社会各方面的力量、智慧去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他认为我国文化产业正处于亟待结构调整和政策完善的关键时期,政府过度的扶持和不当的补贴可能是造成产能过剩的原因之一。点击进入直播专题>>> 

 

 

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 王永章 中国经济网记者王蔚/摄

 

    以下为文字实录:

    创新是一个老话题了,协同创新是一个新概念,这段时间出现的频率比较高,主要来源是教育部和财经部实施高校能力提升计划,利用高校的学科优势,加强与国内外行业企业,高校机构,以及国际与社会之间深度合作,形成协同创新中的剧变。这次论坛,确定为文化产业协同创新的战略命题非常有意义。一个,协同创新是一个很好的机制,可以有效的整合,利用社会各方面的力量、智慧,去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第二点,现在我们国家在文化产业发展过程中面临着许多新的问题和困难,这些问题和困难也需要各个方面通过协同创新加以解决,所以从这两个角度来讲,这个命题非常有意义。

    去年9月22号参与了这个论坛以后,我的身份是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今年参加这个会又增加了一个新的头衔,文化产业中国协作体执行主席,我们这个协作体是文促会下属的二级机构,通过一些成员单位和主管单位的资源共享、协同合作来促进文化产业发展。协作体是一种灵便的有效的交流与合作机制,是一种极具生命力的制度创新。协作体既不是协会,也不是政府部门,我觉得它是一个类似于企业联盟性质的合作组织,把文化产业领域的专家学者,产业示范园区,示范基地凝聚在一起做一件事情,率先发展和支持成员单位了,方针是服务、协调、聚力、共赢。我到协作体不到一年的时间,举办了三次论坛,帮助地方制定规划,论证产业项目,帮助衔接一些合作项目,忙的和司长一样,但是和司长忙得不同的是婆婆少了,可以节省我的时间和精力。

    借这个机会感谢在座的专家和学者,今年1月24号,文化产业中国协作体年会上,成立了两个委员会,一个专家指导委员会,18个人,一个青年创业指导委员会,12个人,很多人在百忙之中,春节前最忙的时候到深圳参加这个年会,借这个机会向大家表示诚挚的谢意!

    实际上,文化产业中国协作体就是一种协同创新的组织,不仅内部形成了协同创新的运行机制,而且工作的触角正在逐渐的向社会方方面面延伸。我们前段时间和山大两家签立了关于合作共建山东大学区域文化资源与中国文化产业协同创新中心的协议,下一步其他大学有这方面的需求,中华文化促进会,文化产业中国协作体会积极的和大家一块儿做好工作。

    借这个机会,我想就文化产业协同创新问题谈两点意见,我希望配合金元浦老师在垃圾时间不要成为垃圾的发言。第一个观点,我国文化产业正处于亟待结构调整和政策完善的关键时期。上午有的专家谈到我们处于一个拐点,处于一个分水岭,我回忆一下这两个字眼,好象不太确切,关键时期要确切一点。关于文化产业,我们一般表述,2000年朱熔基总理把推动文化相关产业发展写进了国民经济建议报告,2002年十六大正式写进总书记报告,往前追,98年文化部成立产业司。前段时间,我翻出一份材料改变了我的看法,98年文化部成立产业司是政府介入这件事最早的时间段,高占祥部长1993年6月在江苏召开全国文化厅局长会上的一个发言,在改革开放中,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我那时候还没干文化,我95年干了文化局的局长,书记以后,看了前任的档案,有一次我跟高主席在一起吃饭,我跟他提起这个事,他说我讲过这个话,讲什么我都不知道了,我说原稿在我手中,他说你赶快复印一下给我,我说我把原件给你收藏,我收藏复印件。这样的话,政府部门介入文化产业往前推了五年时间。

    文化产业发展的巨大成绩有目共睹,不容质疑。刚才有专家提到不以GDP来检验文化产业,这个事挺难,就让学生不要考试,大家都上大学,这不大可能。中国人多了,事多了,必须要有一个硬杠来卡这个东西。特别是温总理讲到要把文化发展纳入经济社会总体规划,列入政府效能和干部政绩的考核体系,中宣部、中组部正在研究考核的办法,这个办法能不能比现在的更科学我不清楚。

     2012年的数据出来了,最早的数据是98年,产业司成立那一年是0.75,统计数据出台以后,最早公布是2004年2.15,今年到了3.48,如果从2004年3340亿到现在,不到十年翻了两番半,这个成绩是非常大的,但是随着文化产业的深入发展,一切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开始凸显,我们既不能因为这些矛盾与问题的存在而否定文化产业的发展成果,也不能沉浸在文化产业蓬勃发展的大好形势之中,对于存在的问题视而不见。当前看文化产业协同创新,首先要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加强对文化产业所存在问题和不良苗头的研究,以充分发挥理论工作者智力支撑作用和引领作用。这个问题现在非常突出,文化产业是新兴产业,朝阳产业,不假,有没有危机?我认为有,个别行业有。

    我们国家光伏产业大起大落的教训对文化产业应该引起我们的反思,光伏产业是国家重点扶持产业,是新兴产业,我们2007年的时候,中国太阳能电池的产量还不到五百万千瓦,到了2012年底发展到五千万千瓦,比世界其他地区的总产量高一倍多,是全球总需求量三千万千瓦的近一倍,整个全球需要三千万千瓦,我们生产五千万千瓦。加上欧盟的制裁,美国的打压,结果陷入危机。无锡尚德就是例子,今年3月20号破产重组,529家债权人申报的债务总额174亿,最后光伏产业不得不国务院出面救市,9月份尚德的重组方案,四家准备重组它,尽可能不要破产。一个新兴产业为什么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这里面有什么规律性的东西值得文化产业借鉴,当然不能简单的类比,这种产业和文化产业有很大的不同,但是总有借鉴的教训。

    教训之一,政府过度的扶持和不当的补贴是造成产能过剩的原因之一。政府扶持、补贴是好事,也可能转化为坏事,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可以很快的鼓励扶持一个行业生产能力的增加,也可以强化一个行业的不稳定性,最后形成一个怪圈,地方政府推动的过度投资导致了产能的严重过剩,而政府的银行因为怕影响政绩,和资金受损,再进行人为的维持,结果再造成一种虚假的繁荣,致使这个行业的生产仍再继续,最后出现的结果是产能过剩,不可避免的导致市场扭曲和企业破产。光伏产业发展的教训告诉我们,一个行业发展过快很容易造成产能过剩。

    动漫,这些数据我就不讲了,影视,很多企业赔钱赚吆喝,尽管没发展到市场饱和,市场过剩的地步,但确实是优质产品太少,劣质产品太多,很多产品还没走向市场,甚至没有出厂门就开始滞销。个别文化企业已经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有的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市场经济了,谁投资谁决策,谁收益谁承担风险,这个话有道理,但是政府要说没有责任,我认为有失偏颇。作为政府部门,尽管市场经济你的职责是在能赚钱的时候,对于有风险的行业给予行业预警,而不能一味的支持股东发展。今天上午尹鸿老师发言,谈到电影电视问题,也涉及到这个问题,从政府管理的角度,现在需要很好的对文化产业的政策环境和投资环境加以调整和完善,包括园区过多过大的问题,博览会过多过大的问题,到处办各种各样不同的博览会,办一个博览会政府要买单两三千万。

    我的观点,该调的调,该压的压,该控的控,对于行业内的骨干企业要给予支持,对于产品销售不好的企业要彻底淘汰,或鼓励优质企业予以兼并重组,来解决小乱散的现象,真正实现规模化、集聚化战略发展的要求。

    理论界、企业界也应该反思,现在应该研究和把握文化产业发展规律及其特征,已经十多年了,应该从理论上很好的总结一下,反思一下,从抓文化产业总量增长,逐步转到抓质量,促提高,保效益上来,采取科学有效的措施,下大气度化解目前文化产业发展中所面临的众多问题,切实避开新兴产业的怪圈。这是我想谈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当前文化产业协同创新的重要任务,就是集中力量加强对文化产业分门别类的研究。文化产业的门类很多,而且这些门类随着产业的不断进步和形势发展,处于动态变化中。我记得2003年,制定第一个鼓励文化产业发展意见的时候,2009年,提出正面发展的八大文化产业,2012年,强调本系统正面发展11个行业,国家统计局去年对文化及相关产业统计分类修定完善后概括出发展文化产业的四大门类,这四大门类非常细。由于文化产业各个门类的基本特征和运行轨迹大不相同,各有各的发展规律与特点,其文化内涵,表现形式和营销模式,消费方式也完全不同。电影和网络不能相提并论,动漫与表演艺术也不能相互对比,谈文化产业协同创新,我认为不能只停留在泛泛一般的理论研讨上,更不能大而化之,一语盖全,应该严格区分各个不同产业门类的状况,分门别类的加以深入研究和分析,从中找出其固有的发展规律和特点,有针对性的解决各个产业门类存在的不同类型的问题,探讨科学的发展路径和方法。

    最近我正在准备一个发言稿,中国旅游业商业模式研讨会,本来是9月2号开会的,现在有变化了。你们讲协同创新,我出一个协同创新的主意,从节目质量来讲,没有什么创新的余地了,从表现形式,展示手段,一开始上演基本上就没什么大的创新的地方,所以就在商业营销模式上创新,发挥中国旅游业联盟组织的作用,利用现在互联网,云计算,高新技术的现代手段,打造一个中国旅游业信息网络交易平台,老百姓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可以买到我想看的演出的票。我设想了很多,就不展开说了,就是发展智慧旅游。

    我讲的意思,宏观研讨很重要,微观细研不可少,我的发言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金宗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