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振省:产业集聚是实现协同创新的重要途径

2013年09月08日 16:32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8日讯 9月8日下午,“2013中国文化产业高端峰会”在北京市朝阳区规划艺术馆举行。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郝振省院长在主题演讲环节以“通过产业集聚推动文化产业协同创新”为题发表演讲。他在演讲中提到,产业集聚是实现协同创新的重要途径,是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协同创新的主要推动力。他认为应该从战略的高度认识数字出版基地的地位和作用。点击进入直播专题>>>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 郝振省 中国经济网记者王蔚/摄

 

    下为文字实录:

    我也算高端峰会坚持得还可以的,但还是跟前面几位五年都坚持下来的有差距。我的题目是“通过产业集聚推动文化产业协同创新”,有一个副标题,“以国家数字出版基地为例”。建立国家数字出版基地,以产业基地的方式实现协同创新,推动数字出版产业的繁荣和发展是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与现国家出版广电总局近几年来的一项重要举措,我的汇报想讲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产业集聚是实现协同创新的重要途径。第二个问题,产业集聚是协同创新,也是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发展的主要推力。第三个问题,借助产业集聚,推动国家数字出版基地进一步成为协同创新的重要示范。

    先讲第一个问题,产业集聚是实现协同创新的重要途径。从理论上讲,产业集聚是产业经济学的概念,是指在一定区域内,特定产业的众多企业,以及与企业发展相关的各种机构、组织,通过纵横交错的分工合作体系紧密连成一个空间的集聚体,形成了一种新型的空间经济组织形式,从而获得强劲的、持续的、竞争优势的经济行为。

    产业集聚一般有三个特征,一是行为主体在地理上的临近性,二是产业之间的联系性,三是行为主体之间的互动性。地理上的临近性可以减少创新主体之间的物流成本、能源成本和实践成本。产业间的联系性可以减少交易成本,打造创新环境,加强垂直关系和水平联系。行为主体间的互动性则有利于学科的融合,头脑风暴和技术的集成,容易带来知识的依附效应。

    我们讲的产业集聚的主体,一般是官产学研四个方面,有的时候叫产学研官,为什么我把官放在前面呢?客观上讲,中国的改革也好,发展也好,政府是第一推动力。总体上是四个方面,四个方面现实运行上有两个板块,一个是企业的板块,一个是机构的板块。关于企业,包括生产商和生产服务商,关于机构,既有知识机构,也有公共服务机构,这些方面我不再展开了,因为在座很多都是大家。我们大家知道,产业集聚典型的案例,大家耳熟能详,讲到美国的硅谷,以半导体工业集群,在硅谷的101高速公路沿线集聚了高达八千多家的电子公司和软件公司,超过七千多家制造商,产生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综合集聚效应,相互之间进行频繁的交流和沟通,发生思想和观念的碰撞,不断产生新的智慧的火花和创意。包括英国的苏格兰科技区,集聚了大量的电子生产企业和相关的科研开发以及销售公司,他的电子产品占英国市场的79%,欧洲市场的21%。在我国,北京的中关村,广州的科学城,深圳的软件园等产业。在推动新技术产业发展过程中,促进协同创新中都起到了重要的引领作用。

    第二个问题,产业集聚是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协同创新的主要推力。到今年4月,海峡国家数字出版产业基地和北京国家数字出版产业基地相继获得了合并后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批复。以这个为标志,国内一共有12家国家数字出版基地,提前并超额实现了“十二五”期间的规划额度,原来是8-10家,现在是12家,初步的形成了以东部沿海为带动,以长三角流域为核心的整体布局,初步的显示了产业集聚,协同创新不俗的效果。2012年数字出版总营业收入接近2000亿,其中上海张江数字基地达到了200亿元人民币,江苏达到了146亿元人民币,广东去年达到130亿,今年上半年,截至6月30号,上海达到200亿元,江苏达到100亿元,其他各基地较之去年都有大幅度的提高。

    在某种意义上,2012年数字出版的营业总收入很大程度上是靠基地拉动,从增长的动因和基地的发展来看,都和产业集聚,协同创新紧密的连在一起。比如数字出版基地多数是借助既有园区的优势来夯实基地的基础。上海张江数字出版基地位于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内,内有若干个国家信息产业,集成电路,文化产业,动漫产业基地,江苏数字出版基地,南京的园区,位于南京的软件园区内,与软件园形成一体两翼的格局。产业集聚和协同创新有一个基础。又比如以主业支撑带动集成创新和产业链的构建,这里面我们看到世界上最大的电子生产商,元泰(音)科技有限公司位于江苏国家数字出版基地的扬州园区内,这个公司5亿美元,并且向产业链其他的环节进行延伸。还有浙江杭州的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因为拥有中国移动的手机阅读基地,中国电信的手机阅读基地,淘宝网三个平台的渠道商,在平台渠道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其基地建设也围绕这两个环节向上下游进行延伸,带动整个手机内容产业的整体发展。再比如科技和融合为标志的协同创新的特点非常明显,天津的数字基地以国家超级计算中心为依托,中心拥有高性能计算的千核一号,滨海新区的云计算中心。重庆的基地以两江国际云计算为依托,为数字出版基地的建设提供了强大的技术支持。

    第三个问题,借助产业集聚,推动国家数字出版基地成为协同创新重要的示范。我们为什么研究这个问题,我在想,现在这么多园区搞产业发展,一个集团,一个园区和基地,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呢?根据国际上著名经济学家的判断,他们发现产业集群几乎是任何产业成长过程中带有规律性的普遍现象,产业集群在产业区域竞争优势的培养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我们搞产业集群和协同创新有这个背景在里面。然而,这种规律性的现象和重大作用效能的实现,还有待于基地的各个主体的协同创新,友好的合作界面,以及一种合作创新的产业文化的形成。就目前看,至少存在着几个方面的问题,影响着协同创新的健康发展,以及产业群的形成,效能实现。

    我们讲国家数字出版基地的发展目标应该是建立政府引领、市场运作、龙头企业带动、中小企业高度集中的产业集群,但是,总体来讲,我们还有相当的差距,有四个差距。第一个差距,当前基地管理的主体还不明确,管理职能有待于进一步明晰,管理制度仍需规范,各个程序的协调机制有待完善。第二个差距,各基地发展定位有待进一步的清晰,差异化的格局还不明显。第三个差距,数字出版在基地的主体地位还有待于强化,基地数字出版产业的集聚和辐射效应还需要进一步扩大。第四个差距,基地龙头企业的带动效应没有充分发挥,龙头企业的进入也还很有限。

    针对这几个问题,我觉得就需要从协同创新的角度做好以下几方面的工作:第一,应该从战略的高度认识数字出版基地的地位和作用,数字出版基地是遵循产业发展规律,顺应世界发展潮流的战略举措,是建设新闻出版强国,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战略举措,是在国际文化竞争,政治竞争、经济竞争和生态竞争中的重大战略举措,也是发展产业集聚,推进协同创新的重要战略举措。这一点应该充分的强调,不应该作为一种权宜之计,特别是争取到了批复以后,就放松进口,转移目标,降低层次。现在我们搞基地审批的时候,什么都说了,什么通过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但是一旦批下来以后,我们发现有这个情况。

    第二,确定好管理主体和服务主体,在这方面,各地的做法参差不齐,有的只有管理主体没有服务主体,有的只有服务主体没有管理主体,或者有而不强,微而太弱。从研究院调研的情况来看,这里两个主体都不能少。借助管理主体保持基地和政府的热线联系,有效的引领和支持到位,借助服务主体为基地的正常运转打造顺畅的经营环境,沟通前后自由的业务联系,弥合不同主体之间的纠纷和隔阂。

    第三,需要做好基地中长期的规划,包括基地业务的发展目标,在观念和认识到位的前提下,要发挥产业集聚和协同创新的效应,做出一个比较科学的发展规划,要依据国际和国内,省内和省外的实际,制定出适合自己的差异化的战略,要吸引大企业,大科研机构,大项目到基地安家落户,筑巢引凤,这方面除了学习其他国家以外,也可以看看韩国坡州的出版文化城。

    第四,中央和政府的扶持政策应该尽快的逐步到位,刚才我们讲到,目前龙头企业的进驻还不够,中小企业观望不定,其他机构也难下决心,主要原因是政策的扶持还不到位,倾斜度不够,中央层面来看,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最近准备推出《关于加快国家新闻出版产业基地的若干意见》,这将有利于数字出版基地的健康发展,等关键是需要相关部委在资金、土地、房产、税收、金融等方面的统筹兼顾的配套政策。就地方政府而言,这方面要做的工作也很多、很重,有的在申请国家数字出版基地时的政策承诺还没有兑现,当时申请的时候讲如果省里没有政策就不批准了,现在申请完了以后不兑现,有这样的情况。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最近正在设计建立基地的评估和退出机制来解决包含此类问题在内的相关问题。

    总之,我个人以为我们的基地园区花了那么大的价钱,那么大的人力物力,现在作为一个空间也好,作为一个实体存在也好,我们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把基地园区作为文化产业协同创新的一个主要的抓手,舍得投入,全力推进,使它真正起到支撑作用。我的发言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金宗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