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振省:借助产业集聚 推动数字出版协同创新

2013年09月08日 16:19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8日讯 (记者 邵希炜) 今天,“2013中国文化产业高端峰会”在北京朝阳规划艺术馆举行。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郝振省以“通过产业集聚推动文化产业协同创新”为题,以国家数字出版基地为例,发表主题演讲。他表示建立国家数字出版基地,以产业基地的方式实现协同创新,推动数字出版产业的繁荣和发展是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与现国家出版广电总局近几年来的一项重要举措。他在演讲中主要讲了三个问题:产业集聚是实现协同创新的重要途径;产业集聚是协同创新、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发展的主要推力;借助产业集聚,推动国家数字出版基地进一步成为协同创新的重要示范。   点击进入直播专题>>>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 郝振省 中国经济网记者王蔚/摄

 

    据悉,此次峰会以"文化产业协同创新"为主题,深入探讨新型城镇化与文化发展、城市文化与文化产业发展、文化产业的产业融合与区域合作和文化传承创新与文化产业发展等议题,进一步推动文化产业资源整合和理论创新。

 

    郝振省在演讲中表示,产业集聚是实现协同创新的重要途径。从理论上讲,产业集聚是产业经济学的概念,是指在一定区域内,特定产业的众多企业,以及与企业发展相关的各种机构、组织,通过纵横交错的分工合作体系紧密连成一个空间的集聚体,形成了一种新型的空间经济组织形式,从而获得强劲的、持续的、竞争优势的经济行为。

    产业集聚一般有三个特征,一是行为主体在地理上的临近性,二是产业之间的联系性,三是行为主体之间的互动性。地理上的临近性可以减少创新主体之间的物流成本、能源成本和实践成本。产业间的联系性可以减少交易成本,打造创新环境,加强垂直关系和水平联系。行为主体间的互动性则有利于学科的融合,头脑风暴和技术的集成,容易带来知识的依附效应。

    郝振省表示,产业集聚的主体,一般是官产学研四个方面,有的时候叫产学研官。他认为政府是我国的改革、发展的第一推动力,因此他把“官”放到“产学研”之前。产业集聚在推动新技术产业发展过程中,促进协同创新中都起到了重要的引领作用。

    产业集聚是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协同创新的主要推力。郝振省认为,随着今年4月,海峡国家数字出版产业基地和北京国家数字出版产业基地相继获得了合并后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批复,国内一共有12家国家数字出版基地,提前并超额实现了“十二五”期间的规划额度,初步的形成了以东部沿海为带动,以长三角流域为核心的整体布局,初步的显示了产业集聚,协同创新不俗的效果。2012年我国数字出版总营业收入接近2000亿,其中上海张江数字基地达到了200亿元人民币,江苏达到了146亿元人民币,广东去年达到130亿,今年上半年,截至6月30日,上海达到200亿元,江苏达到100亿元,其他各基地较之去年都有大幅度的提高。

    郝振省认为,在某种意义上,2012年数字出版的营业总收入很大程度上是靠基地拉动,从增长的动因和基地的发展来看,都和产业集聚,协同创新紧密的连在一起。比如数字出版基地多数是借助既有园区的优势来夯实基地的基础。他说:“上海张江数字出版基地位于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内,内有若干个国家信息产业,集成电路,文化产业,动漫产业基地,江苏数字出版基地,南京的园区,位于南京的软件园区内,与软件园形成一体两翼的格局。产业集聚和协同创新有一个基础。又比如以主业支撑带动集成创新和产业链的构建,这里面我们看到世界上最大的电子生产商,元泰科技有限公司位于江苏国家数字出版基地的扬州园区内,这个公司5亿美元,并且向产业链其他的环节进行延伸。还有浙江杭州的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因为拥有中国移动的手机阅读基地,中国电信的手机阅读基地,淘宝网三个平台的渠道商,在平台渠道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其基地建设也围绕这两个环节向上下游进行延伸,带动整个手机内容产业的整体发展。再比如科技和融合为标志的协同创新的特点非常明显,天津的数字基地以国家超级计算中心为依托,中心拥有高性能计算的千核一号,滨海新区的云计算中心。重庆的基地以两江国际云计算为依托,为数字出版基地的建设提供了强大的技术支持。”

    借助产业集聚,推动国家数字出版基地成为协同创新重要的示范。郝振省称,国际著名经济学家发现,产业集群几乎是任何产业成长过程中带有规律性的普遍现象,产业集群在产业区域竞争优势的培养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然而,这种规律性的现象和重大作用效能的实现,还有待于基地的各个主体的协同创新,友好的合作界面,以及一种合作创新的产业文化的形成。

    郝振省认为,我国数字出版基地还有四个差距:第一,当前基地管理的主体还不明确,管理职能有待于进一步明晰,管理制度仍需规范,各个程序的协调机制有待完善;第二,各基地发展定位有待进一步的清晰,差异化的格局还不明显;第三,数字出版在基地的主体地位还有待于强化,基地数字出版产业的集聚和辐射效应还需要进一步扩大;第四,基地龙头企业的带动效应没有充分发挥,龙头企业的进入也还很有限。对此,他认为要从协同创新的角度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第一,应该从战略的高度认识数字出版基地的地位和作用;第二要确定好管理主体和服务主体;第三要做好基地中长期规划;第四中央和政府的扶持政策应尽快逐步到位。他认为,要把基地园区作为文化产业协同创新的一个主要的抓手,舍得投入,全力推进,使它真正起到支撑作用。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金宗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