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峰:文化产业发展走得快 很容易进入良性循环

2013年09月08日 13:59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8日讯 9月8日上午,“2013中国文化产业高端峰会”在北京市朝阳区规划艺术馆举行,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教授就“城市文化产业之间的关系”进行了主题演讲。在演讲中,他提出如果谁在文化产业方面走得更快,就很容易进入良性循环,如果谁走得慢的话,很容易进入恶性循环,并指出在某些场合,如果要维护传统的文化,很难在创新方面取得突破。  点击进入直播专题>>>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陈少峰 中国经济网记者王蔚/摄

 

    以下为文字实录:

    很高兴在这里跟大家做一个交流,我的视角可能跟大的主题有一点点差别,我跟大家分享的主题是城市之间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大家看这个标题就知道了,我是把城市文化产业之间的关系看成是一种竞争的关系,合作是一个目标。

    我们过去常常以珠三角、长三角这样的城市群去确定龙头企业这样的概念,我们会发现,城市群只有对大城市是有利的,北京、上海把周边好的东西都吸纳进来了,对外输出的好的东西很少了,其实城市的文化产业之间的关系就跟我们现在的产业集聚和城市间竞争关系是一样的,还是以竞争为主。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需要解决一些问题,所以跟大家在一些角度进行交流。

    第一个角度,城市之间是一种竞争的关系。既然是竞争的关系,在北京周边,把自己看成北京的后花园就是一个误区,这种状况下,你的文化人才也好,文化竞争力也好都会慢慢的消失,跟平时房地产的概念是不一样的,不是我们在郊区居住,去北京上班的概念。文化产业和文化的竞争,要么你有竞争力,要么就是没有,没有的后果,就是你被吸纳的。我建议在上海周边的每个城市,尤其是大一点的城市都要想办法形成一个文化的中心城市,中国应该有无数个文化的中心城市,只要一个大城市,或者城市大一点,都应该是一个文化的中心城市,不要把自己放在一种主动去跟别人合作的关系,如果你的实力小的话,合作的姿态很容易被转化为实力竞争当中被消解的结果,这是一个。在一个城市里也有区域之间的竞争关系,像北京的朝阳,传媒产业的集聚越来越强,其他区越来越弱,这是一种结果,这个结果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这是在发生的趋势。倒过来说,如果谁在文化产业方面走得更快,就很容易进行良性循环,如果谁走得慢的话,很容易进入恶性循环。

    我得出的第二个结论,城市分成大城市和小城市,大城市是创造者,小城市是消费者,有点像以前农村和城市的关系,农村生产粮食,城市生产不了粮食,文化产业里面只有大城市才能创造文化产品和创新文化产品,小城市,包括农村只是一个消费者。我们现在在角度上来看,大城市是文化产业创造的主体,小城市是分享文化产业的创造。小城市也有市场,大城市也有市场,小城市也有一些文化的特点,比如说有旅游的东西,所以大城市和小城市相互之间互为市场,只不过小城市作为大城市市场的特点更为分明,但是他们相互之间又有互为市场的关系。比如说北京这样的地方,可能需要把周边开发成能够作为大城市所需要的某种特定的市场,比如说旅游或者是特色的旅游等等市场,他们之间的关系大概是这样的。自然的结果,可以推出很多很多结论,中国的电影,发展到二三线城市的时候,消费力在不断的减弱,因为它的市场其实跟大城市市场很不一样,大城市的市场现在构成以年轻人为主的主流消费者的市场,二三线城市很多年轻人都被吸纳到一线城市,他们之间对文化产品的消费力其实也是在减弱的,换句话说,这个消费市场慢慢的也是以大城市作为主要的消费市场。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都要做一些产业的话,我个人认为,除了大家都要做旅游产业之外,我个人认为,大城市在文化产业方面,所有的产业都要做,因为大城市具备这个条件。另外,中国城市之间它的产业选择,文化产业选择是没有什么可选择的,大家都要做这么些东西,可能某些城市的产业链在某些方面更突出,但是你不能说某一个类型的产业我不做,这不可能。所以我们现在中国肯定会面临一个同质化竞争,大城市之间,产业选择上,但是这是没办法的,因为大城市必须什么都做,才能满足这个城市的文化需求和对外的竞争。

    我个人建议,小城市不要做太多太杂,我前几天在西部的一个城市发现,有一个公司竟然在城市里面,县级市里面买了一百多亩地,准备做一个动漫产业园,我说你先让我去考察一下这边有什么动漫公司,他说我们这个城市一个动漫公司都没有,既然一个都没有,你做什么呢?这时候我们发现很多小城市也是什么都想做,或者是说被人家忽悠的又要做影视产业基地,又要做动漫产业基地,其实他没有这么多能力做这么多东西。

    我建议小城市做一项产业链,结合城市已有的产业,比如说南方有一些城市,灯的产业做得很好,但是做的时候完全是围绕灯的物质体系做交易,讲述灯发明的历史,没有把文化和文化产业作为关联的事项。其实在中国的历史上,灯是中国历史上一种文化和节庆,包括跟我们的生活关系最密切的一种文化和文化产业形态,其实这个东西是大有作为的,但是他们没有去挖掘这个东西,非得在灯之外另外去搞一个动漫基地,其实是完全错误的一种选择。所以我们想,小城市作为一个文化产业,最好是跟某一个本地资源相关的地方进行产业链的设计,把产业链尽可能延长,这可能是比较明智的做法。

    城市经过这么多年的比较已经可以看得很清楚了,城市文化产品的消费是慢慢趋于同质化,但是在旅游方面,我们又需要特色,所以我们过去有一句话,很多人都认为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把本地的文化当成文化产品的主流,但是我们研究的时候发现,其实能够在世界上流行的文化娱乐产品,其实文化特色都是比较淡的,更多的是强调一种娱乐和艺术表现方式。所以我总结之后发现,文化特色在本地旅游的时候表现得很分明,大家需要去看你的文化特色,如果文化产品 想对外传播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本地文化特色太分明的时候,对外文化传播能力越弱。比如说闽南人的梨园戏,基本上走不出去了,因为本地特色太分明了,就是用本地的语言加上本地的风情,历史文化传承,基本上外面的人很难懂,所以根本走不出去。我们现在打造文化产品的时候,我们所需要的不是文化特色,我们所需要的是艺术特色,或者说讲故事的能力,或者说面向所有观众的娱乐和艺术特色,这是我对城市文化资源一个角度的理解。

    北方的一些城市,特别是历史比较悠久的城市,它总是把自己的历史文化当成一种资源,我发现它很可能是一种包袱,我们至少要反思,我们历史悠久,所谓的文化底蕴到底是不是一种资源。皮影戏是古代的电影,皮影戏现在怎么跟《阿凡达》竞争呢?我们如果要维护传统的文化,很难在创新方面取得突破。

    不管是传承还是创新方面,目前都存在着两大问题,一个是把传承看成是仿古建筑,像西安这样一个城市,这个城市在中国历史上是最先进,最潮流,最创新的,最勇往直前的城市,现在变成很多东西都要做很多仿古的建筑,这种东西恐怕不是传承,我们现在的仿古建筑只能存20年,以前历史上的建筑是存1600年了,我们并没有传统文化的精神和内核,我们其实是没有把这个城市历史真正好的东西传承下来,很多地方都是搞仿古的建筑,这不是很好的做法。

    创新的角度来讲,现在很多年轻人成为创新的主力,这些年轻人都是在美国和日本文化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他们的创新很容易模仿美国和日本,中国面临文化产业当中一个很尴尬的境地,我们到底要传承什么,我们怎样来创新,这两个方面都面临很多的挑战。

    城市在发展文化产业当中,很多基本的问题可以重新回顾一下,再来探讨究竟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如果推动文化产业发展就要转变一些扶持的政策,因为政府在扶持政策上其实做了很多,做了很多的结果,其实有很多政策并没有产生作用,包括我们做了很多文化产业集聚园,产业集聚效果也并不是很显著。所以我想今后在政策上是不是可以做一个回归价值评估,换句话说,按照常识来看问题好了,不需要做很多被人家忽悠的事情,能不能回到基本的,比如说经济的、产业的发展规律,回到一个简单的做法。比如说我们发现文化产业的收入有延期化,前期要培育,后期要产生收入,这个时间比办工厂的时间长很多,但是你也要有收入,现在很多动漫园和影视基地都是没有收入的,政府还给予补贴,这种东西你不能把它叫产业。换句话说,不能有收入的东西怎么能叫产业,为什么政府又愿意支持动漫园和影视基地呢?因为凡是忽悠政府的人都是说我这个动漫园是迪士尼主题公园,你看迪士尼一年多少产值,说影视基地的时候,就会举好莱坞一年有多少产值,其实这个东西根本毫无根据的。我们只要说你公司做过什么东西,交过多少税,拿一张单子看一下,很多都没交过税的,这个产业要计算收入的。

    第二,培养人才的有效方式是什么?让现在的从业人员好好的培训和考察,这是很有效的,南京宣传部带队来考察,这是很好的做法,把钱花在培养人才上比分给企业要好。

    第三,我们的重点应该放在平台,支持内容产业和品牌的塑造上,现在中国最赚钱的文化产业都是做平台,包括电影院线比电影内容制作公司更赚钱,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中国内容制造会萎缩,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这个应该作为我们的重点。

    第四,现在“吃政策”的人不少,应该想办法杜绝“吃政策”的做法,很多地方的园区都提供了优惠,企业在这个园区里呆上一年半,把优惠“吃”完,到下一个园区去,这是很糟糕的做法。

    第五,政府可以为融资提供一些方案和支持,北京最近在探讨很多做法,可以作为全国的样板考虑。

    第六个角度,我是专指北京了,北京现在做文化产业,其实不应该跟中国任何一个城市比,北京所有的资源都比全国所有的城市好一倍以上,不管是传媒、人才、游客数量、创造力等等所有的东西,包括现在的内容制作,北京在中国占到1/3-2/3,在这些内容当中,北京再也不能跟国内其他城市比了,北京必须跟世界其他的文化中心城市比。所以我认为北京今后的重点应该放在怎么杨呈伟世界文化中心城市,也算是代表中国输出文化软实力的通道。

    要实现这个目标,我觉得要达到六个方面的基本指标。第一个,传媒业要很发达,第二夜生活要很发达,第三会展业要很发达,第四某些专业领域的产业形态要很发达,比如说文化科技,很多产业链,包括影视产业链都没有完全建立起来。第五是代表国际时尚和创新的前沿地位,有很多时尚和创新的发布要从这个地方开始。第六,成为文化产业国际化的输出城市。现在不管是比较巴黎还是比较东京,还是比较伦敦,还是比较纽约,基本上这六个东西是他们共同的标志。北京要想成为这样一个文化中心城市,我认为我们应该要达到这些方面的要求。但是有多发达不好用量化指标衡量,可以说这些东西是作为文化中心城市必须在国际上很有竞争力的方向。

    最后,我想对目前城市产业园也好,文化产业也好做过一些考察之后,提一点建议,我有五个方面的建议。1、鼓励创业,从简单的提供物理空间的孵化进入成长的辅导,现在很多创业公司不能仅仅停留在提供物理空间上,让他自生自灭,他们很多人不懂得商业模式,甚至不懂得企业经营,哪怕专业的培训和指导都是非常必要的,但是有些方面需要给他们提供帮助,包括政策上的等等,这是第一个。

     2、所有文化创意产业园需要重新评估、规划和提升,有些文化产业园是缺乏核心资源的,比如说动漫园,漫画是属于新闻出版业,动画是属于电影业或者电视行业,搞动漫的人要么进入新闻出版业,要么进入电影行业,要么进入电视行业,结果你哪个行业都不进去,自己召集起来叫动漫人,你就没有任何资源,制作一个动画电影需要到电影院放映,需要档期,怎么营销都不懂,这是有问题的。

     3、可以对已有的产业和文化产业进行一种关联内容的改进和提升,包括玩具产业可以跟很多品牌结合起来。

     4、现在很多工艺美术,甚至是红木家具等等都进入到文化产业相关领域里面来,但是你会发现很奇怪的现象,他们对文化相关内涵基本上没有任何理解。比如说搞红木的人,每次跟你讲红木的时候就跟你讲这是明式家具,这个红木是海南梨花木之类的,他不知道明式家具对应明代的生活方式是什么,人们坐的姿势不像我们现在懒洋洋的躺在那儿,要坐得很直,靠在椅子的前端一点点,有很多生活方式的对应才有这种明式的家具。另外,明式家具对应家里的客厅也好,书房也好,都是要有对联,有书法,需要很多传统文化做支撑的。现在很多人做的东西都把文化的内涵去掉,变得越来越物质化,这些东西是有害的。

     5、扩展国际市场,想办法把国际市场作为一个主要的市场。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举办电影节,电影节为什么没有国际上的影响力,后来得出一个很简单的结论,因为我们的电影没有在国际上放映,大家都不知道中国有什么电影,你搞电影节自然就没有大牌的明星,也没有什么好电影,所以人家就不会关注你的电影节。我们花了很多钱,老外也花了很多钱,请他们来走一趟红地毯,但是我们的电影一点都没走出去,这个东西需要进一步提升。

    我就讲这些,谢谢!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金宗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