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葵:四川国画界的"潜力股" 开展两天销售就超七成

2013年08月20日 09:53   来源:成都商报   谢礼恒 杨艳琪

   核心提示

  魏葵是一个有着丰富经历的人。他做过画家、搞过设计、玩过市场,最终他仍然放不下对艺术的牵挂,再一次回到艺术家的位置上,魏葵很快就从众多画家中脱颖而出,成为四川国画界“潜力股”。业界认为,很多国画家因循守旧无法创新,所以很难得到市场认可,而魏葵曾经搞过设计,很懂得现代人对国画的审美需求,有意识、有胆量、有本钱、有功底地去在选材、用色、意境、构图上进行创新,他的作品将来也会引领、符合下一代的审美需求。

  “通过这次在岁月艺术馆的办展,我觉得我在传统文人画的领域走得更踏实了。这次所谓的‘回归’,着实让我很满足。内心更清明、方向更明确,艺术和艺术家的确是要为公众服务的。”这是被誉为“四川国画界潜力股”的魏葵(左图)昨天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专访时的表态。

  “指上心灯”魏葵作品展自8月17日在岁月艺术馆开展以来,两天内70余幅参展作品销售高达七成!16日的预展和艺术家、藏家交流会也颇为成功,开幕当天近300位业内资深人士到场观展,雅昌艺术网网上展厅同步开展,甚至有重庆、北京、上海、南京等各地专程赶来的藏家捧场……在魏葵这个从“设计大腕”回归书画创作的艺术家眼里,更重要的是这些作品唤醒了当下艺术爱好者心中的审美共鸣:既有传统国画的技法标准,同时又蕴含了新颖的国画审美方向和创作情趣。按照岁月艺术馆负责人的说法,魏葵以及他的传统文人画作品已成为四川国画界的一种现象。

  【魏葵说: 写实与传统写意相结合这个路子走对了】

  “从艺术圈的反馈和实际销售的情况来看,这次‘指上心灯’魏葵作品展的情况是异常的好!”岁月艺术馆相关负责人昨天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而魏葵昨天则表示,画展的情况到目前为止是他很满意的一种状态,倒不仅体现在作品的成交量上,“‘指上心灯’所代言的我内心对传统文化的回望和致敬,契合了当下很多藏家和艺术爱好者的收藏标准,这点我特别高兴。”魏葵说自己最大的收获,是能在当下纷繁多样的艺术门类、审美取向中找到既符合自己的创作意愿,又能比较密切贴合艺术爱好者收藏喜好的平衡点。一幅《大千先生》壮岁像(32X32cm 纸本 2013),众多藏家高度关注,数位都表示有收藏意向,但魏葵表示这为私家珍藏,只展不售,“对大千先生的敬意在此,哪能出售呢?”

  魏葵说:“我体会很深的一点就是,艺术家无论你玩了多少花活儿,最终还是要回到为公众的审美服务上来,所谓的引领艺术界潮流、创立新的艺术方向等都需要建立在这个基础上,也就是艺术的公用性。通过画展,与其他艺术家交流,与藏家交流,获得第一手的信息,反过来指导我的创作和思维。这也让我坚信我现在的这个写实与传统写意相结合的路子是对的。”

  一幅颇受关注的《哈雷与西厢记》(125X98cm 纸本 2013),魏葵以令人惊讶的眼界和另类的角度,对准了传统经典与时髦文化的冲突和交融:银绿相混的哈雷摩托车,以印刷的方式呈现于宣纸上,作为时髦文化与西方舶来品的工业产物,后半截拉载的却是温婉可人的崔莺莺!右上角还保留了以铅笔勾描的张生像,“保留张生的那一点,是为了让画面更加均衡,呈现印刷、国画、设计、铅笔画等多种艺术样式的融合,同时也保留了绘画本身粗犷的介入感。”如今看来,美女香车,竟在这般不可思议的纸本中奇怪地达成了一种和谐。

  【策展人说:出于传统,借古以开新】

  作为本次画展的策展人,艺术批评家吴永强说:“现在有很多人在尝试着回归传统,回归国画,他们遵循着传统的老路子,以为自己是在创作国画,但其实作品里没有什么新的东西,创造性不强。但魏葵的作品就不太一样,他将每一幅作品中的每一位人物,每一个场景都具体化,加入了更多的思考,落实到更细节之处。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革新,比如写意画‘大画西游’系列作品,它是中国神话故事,却融入了很多现代元素,也有西方表现主义的渗透,是一种进步与变革。”在吴永强看来,魏葵常有新奇的观点,但笔法又很古。人物是古的,背景是古的,画法也是古的,就连单纯的山水之作,画中的景象也非今日所见。“可见魏葵的作品是“出于传统,借古以开新”。

  【圈内行家说:“写意的工笔”有了新的突破】

  诗婢家画院院长、画家刘德扬评价道, 三年前的“古月照今尘”个展,魏葵把他的批评和呼唤凝结在了画作之中,通过丹青笔法,渲染和诉说他对历史人物、历史故事以及文人雅韵的思辨,刘德扬从他的作品中读出了新意。三年中,魏葵的作品又有了新的变化,“他的作品更加系列化,有想法,强调的不是所谓工笔的工整、精细,而是强调整体呈现的气息和味道、文化关怀,工笔人物画与写意背景相结合,以一种‘写意的工笔’,有了新的突破。”在刘德扬看来,魏葵接下来在重大历史题材的创作上也许还有更大的突破,“

  成都画院副院长、成都画院美术馆馆长叶瑞琨则表示,从写实到现代观念水墨再到写意与工笔的结合,魏葵每一次出现都让人暗暗吃惊,“这次的‘指上心灯’作品展又完全回到儒释道的领域和层面,对文化是一种修复性的观照,同时,他回到最初的线描加填色的表现方式,是一种返璞归真。返璞归真,其实是一种很高级的回归。”

  【合作者说:他的设计大胆创新】

  “在滚滚商业大潮中处理艺术与吃饭问题的智慧,这是魏葵令人刮目相看的重要一点。”魏葵之前更多是出现在各类高档餐饮空间的主设计师名录里。

  ■天香仁和酒楼董事、作家李昌旭:

  不是拼装式设计,在创造新的表达

  “他给我的感觉是既淡定又实在,商业设计的气息很淡,不是那种拼装式的设计,而是在创造一种新的表达。”李昌旭认为可以透过他的设计作品看出他的艺术追求,一幅2005年开始创作的大画《甲申三百年祭》,脱胎于郭沫若1944年的同名文章,讲述李自成起义队伍由小到大,随后又失败的过程。整幅作品长达8米,到目前为止只完成了2/3。

  ■云门锦翠董事长段志平:

  不拘泥单一风格,不断更新理念

  段志平十多年前就认识魏葵,“他从来没有停止过绘画的练习,技艺一直在不断提高。”段志平说:“他的绘画很有古风,但他的设计却很新,杂糅了许多不同的元素,不拘泥于某种单一的风格,而是不断更新理念。他是个很有见识、很大胆、敢于尝试的人,对于设计,很有自己的想法。从格局、构架、色彩、搭配上,他会有一个总体的把握。魏葵有着很强的学习能力,善于吸纳新鲜理念和技法。”

  【收藏家说:

  魏葵的作品每次都在进步,这就是潜力】

  这次参加艺术家、藏家交流会的藏家不乏魏葵的“追随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们都肯定了魏葵作品的市场潜力。

  资深藏家杨先生(金融业)

  “他是一位很愿意动脑的画家”

  杨先生是在去年某杂志的年会上认识的魏葵,此前通过画展已对他有所了解。杨先生说起第一次见魏葵的印象,“完全就像是一个老朋友,没有一点架子,对人十分尊敬,性格也温和。”杨先生之所以喜欢魏葵的人物画,是因为这些作品中往往包含了许多故事和历史。“如果背后没有故事,一个人物是很难被烘托出来的,除非足够了解他,这个人的内心、神态、气势才能被完整地表达。”杨先生认为魏葵是一位很愿意动脑的画家。也许刻苦的画家很多,但刻苦不一定就会有很高的成就,还要看天分。现在看来,魏葵的作品每一次都在进步,这就是潜力。

  杨先生收藏了本次画展魏葵最重要的一个系列作品“海风洞天册(十二幅)”,“我看画很看重它们的色彩、布局、技法,还有作品的表现方式,它们传达出来的深意。”他坦言,作为一个藏家,一方面是喜欢作品的艺术美感,另一方面作为投资,当然也要关心它的市场价值。“有时候这个还是要看缘分,在我之前已有比我更资深的藏家看中了这组画,非常喜欢,但因为是十二幅一起卖,20多万,他们犹豫了,这才被我收藏到。所以有时藏画也是要看机遇和缘分的。”

  现在,杨先生与魏葵几乎每天都会在微信上联系,魏葵常在朋友圈里发布他随性创作的小画。“有一次我在宁波一座园林里游览时随手拍了一个园林景观的照片发到微信里,魏葵看到以后觉得很有意思,就自己用画笔临摹了一幅传给我看,非常精致。这就是艺术家,脑袋里随时会迸发出灵感。”相比起北京的艺术市场,杨先生认为成都的市场要更平和一些,因为北京那边有更多有实力的藏家,更活跃的市场,因而画家在作画时也许会更多考虑市场价值,创作起来也更浮躁一些,相比之下,成都的画家在创作上就要纯粹得多。

  资深藏家李先生(广东人)

  “他不像一个现代人,倒像一个古人”

  李先生长期关注并收藏魏葵的作品。在2010年魏葵“古月照今尘”个展上,李先生认识了魏葵,那时魏葵的作品行情见长,虽然价格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可观,但收藏仍需提前预订。在那之前,李先生已对这位骨干画家有所耳闻,那时魏葵的作品用自己打印的小画册,平常只是私下给朋友看看。“我第一次看他的画,是一组三国题材的作品,都是文人画,清雅、淡然,基本没有浮嚣之气,与许多当代年轻艺术家追求潮流、激进的风格完全不同。他不像一个现代人,倒像一个古人。”

  李先生印象中的魏葵,即使现在,也会尽量让自己远离应酬,减少外出和不必要的打扰。“他每天会花七八个小时在作画和练字上。”这也难怪魏葵昨天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半开玩笑地说:“我无论在设计界还是书画界,也许都不算受欢迎的人,因为每次出现、回归、再出现,都挺唐突的,让人觉得转变得不可思议。”

  按照李先生的说法,当时在2010年“古月照今尘”个展上,魏葵的作品四千到五千一平尺,而在2012年的“正墨清彩”联展上,价格已到八千,今年已达一万二。私下里,魏葵很讲哥们儿义气,行事低调,从小作画,积累也不少。但从前在设计界打拼时,身边的合作伙伴都不知道他还是个画家。“他突然冒出来,吓别人一跳,挺震人的。”李先生说。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张晓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