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漫急需储备创意人才

2013年08月14日 17:05    来源: 广州日报     周昭

    原标题:广州妹驰骋好莱坞 顶级动漫公司

 

    本月多部国产动漫电影接连上映,虽然均获得不俗票房成绩,但目前仍旧没改变“小手拉大手”的盈利模式——孩子看电影,家长低头玩手机。但皮克斯工作室出品、迪士尼发行的动画电影《怪兽大学》也许可以终结这种局面。

    参与《怪兽大学》制作的皮克斯动画工作室里,有一位在广州长大的资深绘图动画师万敏,万敏近日在广州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皮克斯动画工作室代表着顶尖的技术水准,万敏以《怪兽大学》的诞生过程为例介绍了皮克斯如何制作动画影片。她认为在技术上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中国动漫更应该急需储备的人才应该是创意方面的。     

    《怪兽大学》

    至少250名工作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

    《怪兽大学》是《怪物电力公司》的前传,故事回溯到主角毛怪与大眼仔的大学时光,讲述了他们从死对头变成至真好友的冒险经历。影片早前在北美公映时蝉联双周票房冠军。即将于23日在中国内地上映的,除了英文原音版本外还有徐峥与何炅配音的版本。

    “这部电影诞生是至少250名工作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最初,它只是高层的一个概念。这个概念还不是故事的梗概,可能只是创意执行官的一个想法,他好奇毛怪和大眼仔怎么会变成好朋友。然后是头脑风暴,开了一个创作会议,再邀请故事部加入。等到有了故事最基本的一个点,再邀请作家,通过之后,制作人会跟上来。故事部开始画比较成型的段落的分镜。再过两三个月,艺术部的创意总监和美术指导就会加入,讨论这部戏需要什么样的感觉。他们会和故事部一起去实地考察。大概半年之后,做个东西出来给高层看,如果觉得可以做,建模、渲染等其他部分就会加入,然后镜头指导、灯光指导等工作人员会逐渐进组。”万敏介绍说。

    万敏所在的是艺术部,主要负责色彩设计。“色彩设计主要是定下影片的基调。很多人以为这个工作只是让画面变得漂亮,但其实并不只是这样。我们需要根据剧本人物情感的高低起伏,整理出一整套的想法和理念,是把握全局和推动故事前行的有力工具。简单一点说,在《怪兽大学》里的毛怪跟《怪物电力公司》里就不一样,他的发型、色彩都有很大不同。因为我们要表现的是他读书时的状态,而这种状态的差别其实在色彩的差别上就会有所体现。然后《怪物大学》要把大学生活做得细致,我们要前往不同的大学考察,我们利用美国东部四季树木的颜色变化对学校的学生生活进行暗示。用鲜亮的代表色来突显学校学生的荣耀感,同时利用背景怪兽的色彩来活跃银幕。再比如《怪物电力公司》的色彩和光效来源于色彩设计师路易斯的粉笔画,这次是做前传,要保持色彩上的延续性,所以我们要深入研究他的画作。

    中学时回广州读书

    在中国学习基本功更加扎实

    万敏在广州东山长大。爷爷是画家,因此万敏从小就喜欢美术。“其实,我中学的时候家里已经去了美国。当时我是希望以后能够进艺术大学学习,关于怎样打基础,我咨询了很多人。当时刚好问到广东著名的艺术家杨之光爷爷,他建议我如果是要打基础的话,应该回到中国学习,这样基础会更扎实。于是我又回到了广州,在美院附中读书,一直到18岁。我发现回到中国学习是正确的决定。在中国学习,功底上是更加扎实的。”万敏说。

    在东山长大的万敏,最喜欢的事情是每个周末去外婆家和表兄妹们一起玩。“那是我关于广州最美好的记忆。”不过万敏觉得对她影响最大的还是爷爷:“他是一个作家也是画家,每次大家庭一起出去玩之后,他会让我们坐下来,用一篇文章或一幅画来描述我们的旅程。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我总是抬头望着他。我是因为爷爷而对艺术和写作产生了兴趣。”

    至于加盟皮克斯动画工作室,万敏则笑言完全是因为皮克斯2001年出品的经典动画电影《怪物电力公司》,“我是和表妹一起去看的。她现在已经是一名律师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会看到一起流泪,那是我和她之间最温暖的回忆。我从小就喜欢动漫,最早的记忆是我7个月大的时候,坐在我的高椅子上一边流着口水一边看迪士尼的卡通。后来我才知道,动画电影原来是人制作出来的。看《怪物电力公司》的时候,我就想,为什么动画电影可以做得这么好看?我以前并不知道学美术要干吗,但是看完那部影片之后,我决定了,我一定要进入这个行业。”

    而万敏这次出现在中国媒体面前,正是因为参与制作了《怪物电力公司》的前传《怪兽大学》。

    进入皮克斯靠的是什么?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大眼仔”

    《怪兽大学》以当年《怪物电力公司》里的“大眼仔”和“毛怪”是如何惊吓专员的故事为内容。“大眼仔”长得怪趣可爱,小朋友看到他都会笑,要成为合格的惊吓专员,每晚去到人类世界里小孩子的房间弄出奇怪的声音和影子来把小朋友吓到尖叫,对他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他一直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

    万敏觉得自己其实很像“大眼仔”,为了目标不会放弃奋斗,“我一直想要进入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开始投了三次简历都没有成功。但是我大学时候的老师接到迪士尼乐园设计的案子,然后就叫我一起去做。毕业之后在他那里做了不是很长时间就收到聘书去纽约摇滚巨星游戏公司做设计。在游戏公司我还是继续画一些自己喜欢的动画,每年都会去漫画展看自己喜欢的画家的作品,要签名什么的。又一次正好看到我现在的美术指导,他当时也还没去皮克斯,我拿着他的书问他要签名,顺便给他看了我自己画的明信片。他去了皮克斯之后,我接到了他的电话问我能不能过去,我说,你让我什么时候过去我随时买机票。”

    那是2010年5月。万敏当时在她的博客上跟好朋友分享了这个好消息,但还没有跟家人庆祝:“因为也不知道能够去做多久。当时还不是正式员工,只是临时合同工。进了公司头三个月真的好搏命,睡在公司,不分白天黑夜地工作。”

    中国动漫差距多远?

    创意人才的培养

    更有价值

    除了参与《怪兽大学》的制作,万敏在进入皮克斯之前还参加过中国动漫电影《阿童木》的制作。对于这两部电影,万敏觉得在制作上最大的不同在于:“皮克斯所有人员都在一栋楼里,所有人员沟通都是非常紧密的。但《阿童木》的建模和渲染是在香港,因为时差问题我们不能跟其他部门及时沟通。”

    万敏觉得中国的动漫发展很快:“3D的我比较少看,但绘本我一直有看。我很喜欢《踮脚张望》等等。其实我们的故事非常不错。我觉得技术方面可以缓缓,创意人才的培养才更有价值。我看过《喜羊羊与灰太狼》,挺好笑的,其实跟《南方公园》有点像,只不过《南方公园》是给成人看的。它没有特别厉害的技术,但故事很不错。宫崎骏的作品其实也没有特别厉害的技术,但依然很吸引人,这是值得中国动漫学习的。”

    当然,万敏也非常理解中国动漫的压力:“单就技术上来说,国内跟皮克斯之类的动画工作室可能有至少十年的差距,皮克斯的特技人员全部都是非常好的大学的博士。同时,国内的动画片在制作上会受到经费的压力,皮克斯则没有。”不过,万敏认为,技术上的差距与电影质量上的差距无关。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金宗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