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拔2>首周末票房破2000万 国产动漫为梦想而战

2013年06月03日 09:46   来源:人民日报   郑 轶

《魁拔2》海报。 

  人民视觉

  两年前,一个名叫蛮吉的热血少年横空出世,将奇幻的元泱境界铺展在观众眼前。宏大的剧情设定与精良的制作工艺,让《魁拔1》成为首部获得国际主流商业市场认可的国产动画电影。尽管350万元的国内总票房略显失意,但超过7000万次的网络点击,足以验证这部“良心之作”的口碑与人气。

  两年后,蓄势已久的3D版《魁拔2》卷土重来,自5月31日上映后首周末票房即突破2000万元。如此强势逆袭,令出品方北京青青树动漫科技有限公司倍感欣慰。在国产动漫“量高质低”的沉浮中,魁拔系列的崛起,堪称一场“为梦想而战”的胜利。

  ——编 者

  引擎

  国家政策保护有期限,动漫企业要活下去,核心竞争力在原创内容

  6月1日,北京17.5影城,一位母亲正在购买《魁拔2》的电影票。海报前,6岁的小男孩仔细端详,两年前他还念不出“魁拔”两字,如今已缠着妈妈来看“大战元泱界”。而在豆瓣网,挑剔的网友们也给出了7.9的高分。

  可谁又能想到,今日风光的魁拔身后,最初站的竟是几个完全不懂动画的人。1992年,青青树创立时,5个合伙人净是学中文、经济的“门外汉”。“或许正因外行,脑袋里才没那么多条条框框。”青青树总裁兼工艺总监匡宇奇回忆说,与其他动漫民企不同,青青树从起步就坚持原创。“有的公司是先挣了钱再说,我们可不想只干个三五年。”

  当时,中国动漫行业正处于发展之初,大部分民企“小强”都靠低端的加工片赚钱。为了保证原创项目的制作,青青树也得干着加工的“副业”。尽管接连推出《学问猫》等作品,但几个合伙人渐渐洞察到危机。

  2006年国家对动漫产业的扶持力度加大,政府补贴的利好政策,却让某些动漫企业走上“政策盈利”、“产量盈利”的歧途。“动漫行业早晚全球一体化,国家的保护是有期限的,当市场壁垒被打破,青青树要活下去,必须做精品,转入创立品牌、发展出口的轨道。”《魁拔2》导演王川说。

  相形之下,很多动漫人仍在撞大运,一拍脑袋就是创意,制作的作品动辄被贴上故事幼稚、画面粗糙的标签。“好莱坞电影国际化程度最高,在于吸收、融合了全人类共有的特质,才能让所有人理解和接受。”在王川看来,魁拔不是靠灵光乍现,而是遵循创作规律的产物。“比如命运的主题、热血冒险的题材,这样的故事和情感,是不受地域限制的,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

  国产动漫品牌中,近年来霸占银幕的尽是“低龄形象”。王川认为,中国市场不能只有低龄动画,要有“剧情上对各个年龄层次都有吸引力的作品”。

  这样的思路,也促成魁拔系列电影的闪光之处——横空出世的“元泱境界”。主创团队坦言,“这几乎是制作中最艰难的部分,大到宇宙规律、十几个种族的政治文化历史,小到衣食住行、武器装备,都要重新创造,在此框架下设计具体剧情。”为此,8人编剧团队5年磨一剑,用100多万字的背景设定,构建了一个严谨的架空世界观。

  “就像魁拔中的一句台词,我们在用行动表达一种态度。”匡宇奇说,“动漫行业就像航空母舰,青青树的长项和力量有限,做内容始终是我们的核心引擎。”

  颠覆

  一部动画作品的质量,95%靠的是工艺技术,艺术感觉只占5%

  今年的“六一档”,注定火药味十足——原本已下档的“梦工场”巨制《疯狂原始人》已确定延长档期,与3部国产动画片狭路相逢。不过,青青树团队却毫不畏惧,王川直言“《魁拔2》的立体效果绝不亚于好莱坞3D版《狮子王》。”

  这样的底气,源于技术自信。有人说,皮克斯、迪士尼等电影养刁了中国观众的胃口,让国产动画总难逃脱“炮灰”的命运。很长一段时间,青青树团队就在寻找国产动画不好看的“硬伤”。

  “儿时看变形金刚动画片,擎天柱的手臂是简单的线条,现在再看电影版的,手臂已变成极其复杂的造型。”匡宇奇认为,观众对于动画电影的观感,不会专注于某一项技术的优劣,而在于影片整体呈现的信息量。“当信息量表达得足够多,观众读解影片就不会觉得苍白,有了大片的味道。”

  不过,若没有过硬的工艺技术,驾驭信息量绝非易事。“国内很多公司画不出来,或画得不好看,换言之,一部动画作品的质量和风格,95%依赖于工艺技术,艺术感觉只占5%。”匡宇奇毫不讳言,很多国产动画故事拖沓、画面粗糙,是基本技术不过关,想要的效果做不出来,基本透视甚至都不对。

  “动画是工业产品,需要规范化的制作平台作支撑,确保每一个环节都做对,这样产品成功的概率最大、效率最高。”不过,这条“最省事”的路径,却被很多行内人认为“太麻烦”。王川说,“当时我们引入色谱学、光学、立体几何等理论来做片子,10个画师有9个不干了,到了2005年,200人的公司只剩下7个人。”

  即便处境艰难,青青树也坚信自己的“理论”。从策划、编剧到分镜、画面,公司埋头研发生产体系,自行培训人才,每一个环节精雕细琢。“很多人说我们傻,花这么大成本和精力,为什么不外包呢?”公司一位负责人坦言,按照商业角度确实性价比很低,但公司的目标不是只做一个产品,而是借此拥有一项核心技术和一个不断升级的团队。

  如今,《魁拔2》的3D技术,依然全靠自主研发。匡宇奇说:“我们这套生产体系,是国内其他动漫企业所不具备的,相比于日本、美国的公司也不差。一时看挣钱比别人少,甚至担一定风险。但从长远看这是值得的,关系到今后20年怎么活。”

  目前,青青树180人的团队中,制作部门占据5/6,光画师就有70多人。《魁拔1》上映后,公司在吉林艺术学院招聘时,竟然收到39斤简历。“这是魁拔的胜利,让市场和人才相信你的,只有作品。”王川信心满满。

  耐心

  动漫是一种“慢产品”,品牌存在养成期,按市场规则实现价值最大化

  《魁拔2》上映当天,《魁拔3》的预告片抢先发布。从好莱坞团队操刀的预告片到博纳影业接手发行,从百位艺人签名海报的“明星牌”,到北大军团包场观影的“卖点”,《魁拔2》的宣传攻势之盛,与首日350万元的票房相得益彰。

  相比于两年前,营销的蜕变显而易见。与很多初涉市场的动漫民企一样,青青树也曾找不到北。《魁拔1》3500万元的投资,只换回区区350万元的国内总票房。甚至有人如此评价,“若非300万欧元的海外版权支撑,青青树能否延续魁拔之旅实难预料”。

  “青青树的制作部门原打算跟观众一起看电影,结果变成跟电影院一起卖票。”毫无章法的营销、市场推广的乏力,让很多人压根不知道《魁拔1》的动静。“以前不认为宣传是多致命的东西,但市场规则教育了我们。”匡宇奇说。

  与惨淡票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网络版的火爆。在爱奇艺、优酷、搜狐等6个平台上,《魁拔1》的网络点击已超7000万次。用王川的话说,“有观众看完网络版给公司寄来钱,当做补票。”

  “冰火两重天”的反差,让青青树开始反思“好酒也怕巷子深”的道理。青青树CEO武寒青直言,以前认为内容做得好一切水到渠成,现在公司的思路要从内容提供商转变成品牌运营商,不但会研发成为品牌的产品,还要有能力将这个产品价值最大化。

  不过,匡宇奇认为,《魁拔1》承担的使命,是让大家看到国产动画也能接轨国际水准。“我们不会拿一部作品去赌博,至少做品牌第一步迈出了,口碑建立后,营销难度会逐步降低。”这次,《魁拔2》有了新媒体营销团队进行全方位推广,广告投放也基本实现国内少儿频道全覆盖。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动漫行业靠单纯的制播是赚不到钱的,只有品牌授权、衍生品开发才能盈利。但青青树团队更愿意把魁拔当成一个“慢产品”,不纠结一时的收益多寡。王川解释说,动漫品牌挣钱一是产品本身,二是近周边,三是远周边,三者的黄金比例是1∶2∶9。“魁拔的定位,是像好莱坞大片一样不断推出续集,目前还处于积累品牌价值的阶段,像游戏、图书等周边都得一步步来,不能过度开发。”

  “做品牌,皮克斯花了20年,迪士尼花了17年,吉卜力花了22年。请给国产动漫多一些时间和耐心,让它有机会成长。”武寒青说。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张晓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