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昆钻研书法:文化修养不足相声再往前走就很难了

2013年04月28日 11:20   来源:金羊网   韩帮

■姜昆书法作品

  姜昆

  山东黄县人,生于北京。自幼受其父亲的熏陶习书法,经过多年修炼,其作品雅俗共赏,透析出曲艺艺术的诙谐与幽默。

  姜昆被广为知晓的是一位相声表演艺术家,其实他还是一位造诣颇深的书法家。在荧屏上,姜昆说学逗唱,燃起万家欢乐。而他向《收藏周刊》讲述书法见解时,则锐见迭出,始终保持着冷静严肃的态度,颇似一位大学教授。

  “书法书法,书之有法;书不尊法,为之无法无天。”姜昆的诸种思考,对当下书坛无疑有着警醒意义。

  ■采写:记者 韩帮文

  语录

  “如果知识与文化修养不足,说相声这门艺术再往前走就很难了,而练书法是一个提升修养的好途径。

  有些人的书法让人看不懂,以为这就是风格了,其实很可笑。  ”

  如果文化修养不足,

  相声再往前走就很难了

  收藏周刊: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练习书法的?

  姜昆:我的父亲姜祖禹是一位书法家,在毛主席纪念堂、天安门城楼等地方都有他的作品。小时候,我就在他的指导下临帖,主要是临欧阳询。但我后来发现,没有尊“二王”(王羲之和王献之父子)就去学其他,就很难学好。1965年之后,我就作为知青下乡了,由此一直到2000年,我就比较少拿起毛笔了。

  收藏周刊:2000年,又是怎样的契机促使您再续书法情结?

  姜昆:首先是工作上的需要。我经常到各地演出,不少人索要签名,如果总是写得歪歪扭扭,那就不好看了。其次,如果知识与文化修养不足,说相声这门艺术再往前走就很难了。而练书法是一个提升修养的好途径。书法与古文、古诗词是分不开的,借此我也陶冶了兴趣,但根本上说,主要是老一辈艺术家对我的感染与促动。

  收藏周刊:老一辈艺术家是怎样促使您重拾毛笔的?

  姜昆:我在曲艺界乃至整个文化界成名比较早,早在上世纪80年代我就崭露头角了,这就为我结识老一辈艺术家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我和很多一流的书画家,比如刘海粟、林散之、启功、沈鹏等先生,都是忘年之交,他们的艺术造诣与为人品格深深感动了我,给了我莫大的精神动力。启功先生曾送给我一幅墨宝,上书“姜昆同志指正”,我看到这几个字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先生的谦卑品格,不服不行。

  收藏周刊:您现在是否也经常和美术界的朋友交流砚边心得?

  姜昆:的确经常和他们交流,比如韩美林先生、范曾先生、张海先生等。他们看到我的作品,对于某些艺术上的不足,会很诚恳地指出来,这让我很感动。

  书法只能按部就班地研习,没有捷径

  收藏周刊:您平时研习书法的时间多不多?

  姜昆:说相声是逗别人乐,而写书法是自己给自己找乐,我乐在其中。每天早上六时,我都会准时起床,写字写到七时半才真正开始一天的工作与生活。

  收藏周刊:您的书法中正平和,传统根柢扎实,而非标新立异。什么样的艺术理念决定了这样的艺术面貌?

  姜昆:业内人士说我的书法风格是“敬正”,也就是崇尚传统。这种风格追求主要源于小时候父亲对我的反复教导“笔笔有出处”。就我们现代人来讲,书法只能按部就班地来研习,没有任何捷径。还有人讲突破,讲超越古人,怎么可能?古人的成就,今人是不可逾越的。这就像诗歌能超过唐诗吗,歌词能超过宋词吗。书法书法,书之有法;书不尊法,为之无法无天。书法不能我行我素,我有时会警告那些写怪字的人,万不可妄想插翅登顶。

  收藏周刊:不过当下书法界,很多人自誉“自立一宗”,显示“独成一派”,您觉得有可能吗?

  姜昆:怎么会有可能?这都是骗人的。有些人的书法让人看不懂,以为这就是风格了,其实很可笑。毛主席的书法奇崛,后人尊为“毛体”。但我觉得,毛主席的书法始终有怀素狂草的影子,有些笔画甚至如出一辙。

  收藏周刊:再回到您自己,您是怎样一步步在敬畏传统的基础上研习书法的?

  姜昆:不管是哪种书体,不管是碑还是帖,我都是讲究出处的。我喜爱文征明的字,但很多人说他的字俗气。不过我觉得,文征明的书法宗“二王”,透露出文气,但这种文气是贴近生活的,能领悟到的,而非远在天边。我快退休了,书法艺术的黄金时间也快到了,但我仍然像小学生一样,认真学下去。

  明星搞书画创作是回归传统

  收藏周刊:您这次在广东省博物馆的书法联展,引起了广泛关注,很多人慕名而来。事实上,越来越多的曲艺界、演艺界的明星参与书画展览。您参与这种展览的动力是什么?

  姜昆:丑媳妇不怕见公婆。(笑)我特别喜欢展览这种形式,愿意将自己的艺术赤裸裸地摆给大家看。错了就改嘛,有什么不足就补嘛。现在,我们可以说赶上了文化发展的千载难逢的良机,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抓住这种机会。中国的书法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瑰宝,不能在我们这代人手中丢掉。

  收藏周刊:明星搞书画创作在当下似乎成为一种新潮流,您如何看这种潮流?

  姜昆:与其说一种新潮流,倒不如说这是向传统的回归。在我们古代,艺术是不分家的,很多大艺术家都是琴棋书画皆擅,都讲究综合实力与全面的文化修养。你看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书法与绘画的造诣都相当高;今年初刚刚过世的表演艺术家于是之先生,美术功底也很让人佩服。

  收藏周刊:社会舆论一般将美术分为专业与业余,而又往往将明星书画家归为业余一类。您觉得这种划分是否合理?

  姜昆:所谓专业与业余的划分特别不正确。古代有这种分别吗?书法不过是一种书写嘛,谁都可享有。而随着社会的发展,书法慢慢被束之高阁了。现在,我们应该恢复书法本来的面貌。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刘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