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生不会拿毛笔 国画发展大掣肘?(图)

2013年03月10日 07:34   来源:广州日报   江粤军

杨之光 《天鹅湖》 宣纸、水墨设色 43cmx66cm 1998年

张彦 《白岳三天门》 64cmx46cm 2004年

石齐 《卓玛》  144cmx185cm  2010年

  近期,美术艺考在全国拉开帷幕,在如火如荼的报考盛况中,有一个尴尬现象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关注和思考:国画专业初试时,有的考生竟连毛笔都不会拿,更不要说进行白描创作了。

  众所周知,国画是笔墨的艺术。是什么导致了报考国画专业的学生竟然不会拿毛笔?这一状况对该专业学生未来的学习影响有多大?是否会成为国画继承发展的极大掣肘?又有什么补救方法呢?对此,业界翘楚展开了探讨。

  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副院长、教授 张彦:

  有笔墨基础才能迅速“登堂入室”

  广州美院国画专业本科招生,基础考核是素描、色彩、速写,没有涉及纯专业的国画传统笔墨。考取的学生中也的确有个别不太会拿毛笔的。我们也考虑过应该进行相关的专业测试,向有关部门申请过,但在未获批准前,仍然要根据全国考试大纲规范进行。不言而喻,这对培养专门的国画创作人才,的确会有所制约。

  不过大凡报考国画专业的学生,多数还是受到家庭方面的熏陶或环境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在当今的岭南画坛上,比较活跃和优秀的画家以潮汕籍的为多,这跟整个潮汕地区的氛围有关。我了解到,潮汕地区的一些中小学,一直以来都有书法课的传统。因此,来自潮汕地区的学生,他们对笔墨的认识往往比其他省份的学生要深。虽然全国各地的中小学也都开设绘画课,但在升学压力下,这一课程常常被边缘化,且以水彩、素描等西画为主,传统的水墨基本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看到学生进步的差别了:多数有一定书画基础的潮汕籍学生,在指导老师的引领下,很快就能登堂入室,对传统笔墨的认识更上层楼;没有基础的学生,可能到了大学四年级,才刚刚领会到传统笔墨的博大精深。

  就我自己而言,则因为父亲是国画老师,从小就接触到了传统笔墨。进入广美后,又遇到了一位非常好的老师——林丰俗先生。他的文化修养非常高,诗、书、画三者兼备,画面充满了诗情画意。

  虽然现在我们所看到的高素质学生不多,但我想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是不会消失的。真正热爱的人,总会不断地去摸索去探求,即使从大四才开始略懂堂奥,也为时不晚。说到底,中国书画是一种养人的文化,对个人的性情、养生都大有帮助,当一个人拿起毛笔,对着窗明几净,或急或徐地书写起来,心气自然平和澄澈起来。很多人随着年龄渐长,更会发现其好,这才是中国书画不会消失的根本。

  中国美协副主席、广东美协主席、广东画院院长 许钦松:

  回归传统,将书法列为必备基本功

  对于中国文化而言,毛笔不是一种单纯的工具,还承载着中国文化的精神。现在很多洋人也开始学习书法了,而报考国画专业的学生不会拿毛笔,无疑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根源却要回到我们的教育体系中去寻找。

  首先,我们的中小学教育缺失书法课,使大多数人不识毛笔真面目。

  另外,新中国成立后,我们的美术教育基本上是参照西方,一直没有充分考虑到国画的独特性。其实,国画专业的考试和教学,需要建立起一种相对独立的模式,回归传统,将书法列为必备的基本功,也要强调古典文学的修养。能吟诗作对,比会一门外语要来得重要。虽然我们都知道,中西方文化可以也应该相融合、相借鉴,西方绘画基础训练对提高国画创作的造型能力和色彩感觉大有帮助,但只能是为我所用,不能取代国画的独特性。以中为主,以西为辅,这是基本的文化底线。

  目前,一些家长也存在认识误区,觉得孩子功课不好,赶快给他转学美术。事实上,国画对文化素质的要求,远比别的专业要高,否则,国画创作就会失去内在支撑。而很多转学美术专业的学生,花上半年时间强化一些基础训练,居然也能进美术院校,这也充分说明当前的美术院校在招考上存在一些问题。这种教育不改观,国画发展会大受掣肘。当年我们报考广美,汕头地区经过层层筛选,最后是64个人获得报考资格,而最终录取的只有4人。当然,当时的目标很明确,是培养画家,现在提倡的是素质教育,区别很大。

  如果真的要从事国画创作,笔墨训练是一辈子的事情,这个过程很艰难,最好从年少时就养成习惯。就像孩童学步,跟在父亲后面亦步亦趋,长大后两个人的步态很一致,要让他改掉,换成别人的样子,那就相当难了。

  广东画院准备启动一种跟学院不同的教学模式——恢复师傅带徒弟的文化传统,目前方案正在草拟中。我们将重点关注文化底蕴深厚的年轻人,而毛笔是国画的工具,就像中国人吃饭拿筷子,不熟练肯定不行。

  正方

  著名国画家 杨之光:

  笔墨基础不牢靠写形容易传神难

  要想在中国画创作上有突破,有创造,以我的经验看,没有从小就积淀起来的深厚的笔墨基础,很难。

  回望这一生的创作历程,我自己倍感欣慰,也获得社会高度认可的一件事,就是晚年创新了独具一格的没骨画。传统没骨画画的是花鸟,居廉、居巢、吴昌硕、齐白石等,在这方面都作出了很大贡献。将没骨画法用于人物画,前人所无,难度奇高。因为没骨画法一笔定乾坤,很难修改。用其来进行人物画创作,要做到笔到神到,人物形象在寥寥几笔中就呈现出来。尤其是画人体,一笔下去就得让人感到有骨有肉,关键都在一支笔的运用。没骨画法不是没有骨头,是骨头隐藏在肉里面。骨头是如何显现出来的呢?毛笔是中锋落笔,骨头的精神就在这中锋处,运用得炉火纯青了,一笔下去线条就是立体的。如果没有长年累月的书法训练为基础,是无法达到的。看吴昌硕、齐白石画的荷杆,一笔下去就像钢丝傲然挺立,这便是功力了。

  笔墨功底一定要从小练起,到进入美术院校后再接触,无疑就晚了。我一直很怀念自己的中学时代,虽然我所在的学校名为“世界中学”, 学小提琴、演话剧,但对中国传统文化同样很重视,开设了书法课,当时还给我办过书画展。我是先学书法再学绘画的。大约十来岁起,每天我都会坚持至少进行一个小时的书法训练,那时候怕吵闹,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写毛笔字,一个小时没到,谁敲门都不为所动。即使后来流浪到台湾,也坚持不辍。

  学习书法还必须有一位好老师。李健是我的书法老师,他指导很有方,要求我从钟鼎文、魏碑、隶书、楷书到行书,一步步打好基础,然后再造自家面目。书法没有练好基本功,过早地创造新书体会变成无本之木。到后来书画贯通,我的没骨画中才能有书法的骨力,书法中又有绘画的趣味性。因此,画家的字跟书家的字是有所不同的,画家的字讲究构图,局部处理会更有趣更生动。

  笔墨基础如果没打好,对中国画而言,最大的伤害就是只能写形难以传神。传神说起来很奥妙,但真正有笔墨功底的人,随着功力日深自可迎刃而解。笔墨功底不牢靠,在中国画的创作上一定会吃大亏,后劲不足,到晚年更做不到书法入画。这四个字说起来简单,但要做到实属不易。

  我们以前的教学经验有一条很宝贵——书法是国画创作的基本功之一。在这点上,我跟石鲁的观点是一致的。书法甚至应该说是基础中的基础。

  现在科学技术发达了,电脑普及了,以前下苦工的一套办法受到了怀疑、否定,书法尤其受到影响。报考中国画专业的考生不会拿毛笔,这种情况我也时常听说。这两年,国家提出来中小学要开设书法课,亡羊补牢,希望能起些作用吧。

  反方

  著名国画家 石齐:

  创新中国画不必先有笔墨基础

  不少新水墨画家提出了所谓的“打倒笔墨”、“笔墨等于零”等观点且流行于世,自然就会出现报考中国画专业的学生不懂得拿毛笔的情况。这其实反映了当下中国画在革新上的困惑和困境——很多人并没有认识到毛笔的特点和对中国画的意义。于是,我现在开办了旨在革新中国画的新中国画班,学员不必有笔墨基础,不会拿毛笔也没关系。而且没有笔墨基础的学员,三个月下来所达到的程度,往往要比背负着深厚的笔墨传统的学员要高。

  为什么会这样?

  刚才说了,很多人没认识到毛笔的特点和对中国画的意义,导致当代的很多岩画或工笔画都不是中国画:岩画是拿了中国传统颜料在画油画;工笔画层层涂染则变成了日本画。日本大画家东山魁夷送给毛主席的《春晓》,几片叶子就层层染了好几个月。现在的中国工笔画,很多也都这么做,画得再好也不是超越传统,而是抄袭别人。所以,我们总是说中国画要革新,可说了这么多年,除了那些走到西洋画派或东洋画派的中国画家外,道路并不清晰明朗。最后总是继承传统笔墨太多,时代性太少,通过加点当下的电脑、电话之类的东西,就以为很时代了,其他的思路、笔墨都是老古董,于是出现千人一面的尴尬局面。

  我不是说传统不好,传统当然是要继承,但我想我们得打破传统的先继承再创新。我们的传统太老,积重太深,一辈子花在临摹学习上,哪还有精力再创新?我的方法很简单,先让学员回到自己的秉性凛赋上去,找到自己最有个性的表达手法。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有人急躁有人平和,有人刚毅有人柔弱,画出来的东西应该是千差万别才对。要怎么回去呢?就是让学员放下一切笔墨基础,像个孩童一样,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想怎么表达就怎么表达。

  线仍是中国画的要义,线有十八描很好,但新中国画的线不应该只有十八描,而是每个人要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种线。我以前从事过工艺美术设计,我很清楚,装潢专家用线的本事很大,自己能够造线。墨分五色也对,但墨不必只分五色,可以八色十色,也可以只有你自己的一色。总之,我希望大家首先找到符合自己性情的东西,对于那些没有被传统笔墨所桎梏的学员,他们要找到自己的面目就容易得多;对于那些传统笔墨根底好的学员,他们的破冰之路就要艰难许多。

  一旦找到了自己的真面目,再去吸收点传统的笔法,再去临摹下八大山人或吴昌硕,那就没关系了,都是为我所用。当然,笔墨要到位,没有日复一日的训练是不行的。所以,新中国画并不是要打倒笔墨基础,而是要先有自己的笔墨再去强化基础。

  现在的美术院校招生,大多数老师都过度强调基本功,这是一个误区。时代已经变了,应该强化的是个性。譬如一个学生可能在结构处理上非常厉害,一个学生可能在虚实处理上非常突出,那就应该都招收进来。现在招录的学生却往往是虚实会一点、结构会一点,面面俱到就是没有自己的特点,这样是很难成大气候的。因为艺术创作是一种个性创造,有点神经质的人,才更可能成大家。

  尽管如此,我认为笔墨仍然是中国画的根基,一幅中国画作品,传统元素不占到60%以上,就会变得非驴非马。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李冬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