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莫言授权女儿谈合作:亟须建立作家经纪人制度

2013年02月25日 14:09   来源:深圳特区报   

   对于中国民众来说,听说过演艺圈有经纪人,体育界有经纪人,但对作家经纪人还很陌生。最近,莫言年后在微博上首次发言,授权女儿代理自己作品的版权和其他合作事宜。“莫言称,本人自获诺贝尔文学奖以来,承蒙社会各界厚爱,常有来电询问版权和其他各种合作事宜。鉴于本人事务繁忙,特委托女儿管笑笑对外代表本人洽商版权和其他各种合作事宜,其对外所作承诺和签署的文件本人均予以认可。”(2月19日《北京青年报》)

  这是不是标志着中国已经开始建立作家经纪人制度了呢?笔者以为,至少说明中国作家需要经纪人了,而且作家依靠专业人士维权的意识也越来越强烈了。作家经纪人就是指接受作家委托,为作家服务,维护作家权益,并从作家收益中获取佣金的专业人士。当一个作家经济收入达到一定的规模后,或成为知名作家后,作家本人再既坚持创作又打理版权等相关事宜是很难两全其美的,这就需要专业的经纪人为作家服务为作家维权。国外的知名作家都是如此。而国内的作家几乎都没有经纪人,其中的原因是我国稿酬标准低、作家收益没有达到一定的规模、其经纪收入无法养活专业的经纪人,但重要的原因是中国作家还没有达到离开经纪人不知道怎么生存的程度,还没有尝到聘用经纪人的甜头。

  虽然说作家聘用经纪人是需要经济收入达到一定的规模,如莫言,据长江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黎波所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后,仅图书销售码洋就高达2亿!如果以最少10%版税计算,仅版税收入就超过2000万元,再加上影视、数字等各项版权,就迫切需要一个经纪人为他打理各种事宜。再比如,于丹和韩寒等作家也都具有聘用经纪人的条件,事实上于丹和韩寒也有人为他们充当经纪人的角色。其实,作家经济收入并不是很高才能聘用经纪人,多个作家聘用一个经纪人也是可以的。只要作家有能力有潜质,经过经纪人的包装和运作,可以把作家打造成很有影响力的作家。国内畅销书作家白落梅,某种程度上说,就是以经纪人的运作模式捧红的。

  北京华文天下总编辑杨文轩说:“作家经纪人最大的好处,是让出版领域分工更加明确。”是的,在现代社会分工很详细,善于文学创作的作家,并一定擅长交际和谈判,再说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什么都要亲力亲为势必顾此失彼。比如,莫言会创作,如果版权谈判、衍生品的开发都要自己去做,不仅因为没有相关的专业知识而达不到最佳效果,还会影响文学创作,容易导致作品的质量和产量的双下降,还可能因此毁了一个作家。因此,在作家权益无法得到有效保护的今天,建立作家经纪人制度是极为必要的,聘用一个专业的经纪人,不仅可以有效地维护作家的权益,还可以促进作家不断进步,提高作家的知名度,百利而无一害。

  国外的经验说明,一个好的作家经纪人完全可以名利双收,成为莫言的经纪人也完全可能成为富翁。当然,作家经纪人不仅需要跨领域的专业知识,还需要有成就作家的能力和敬业精神。正如知名网络文学作家南派三叔所言,一位作家背后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一部作品是所有图书、电影、动漫甚至音乐的内容源头,作家需要能将其作品利益最大化、充分将作品进行衍生的经纪人。这样的经纪人,需要跨越文化产业的各个分支,还需要混得如鱼得水,这样的要求太高了。尽管专业的作家经纪人在国内还很难寻觅,但可喜的是有人已经着手培训经纪人。再是,中国文学要走出去,作家、经纪人、翻译是缺一不可的。因此,政府文学或文化部门要为尽快建立作家经纪人制度而努力。张魁兴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张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