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生存堪忧 《唱战》创音乐产业新模式

2012年12月25日 13:28   来源:新闻晚报   

  回溯到2012年4月3日凌晨,著名作词人李广平看完《著作权法》第四十六条后,发了一条颇感悲观的微博:“所有可爱的音乐人们啊,完蛋了”。第四十六条是这样表述的:“录音制品首次出版3个月后,其他录音制作者可依照本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的条件,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使用其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 ”李广平的微博瞬间被转载超过2万多次,一时间,宋柯、高晓松、刘岩等业内大佬纷纷关注,高晓松在微博上表示:“这已经是中国音乐环境空前恶劣的时候”。

  而在此前的2011年底,一份令人震惊的 《音乐人生存现状调研》报告在互联网传播,共有382名年轻音乐人参与了这次调研,报告称,其中36.32%的人几乎没有音乐收入,70%的人月收入不超过2000元。六间房CEO刘岩读过这份报告后深感惋惜。表面风光的音乐行业,内里惨淡不堪,当生存成为音乐人首要考虑的问题时,何谈梦想,何谈音乐产业的未来。

  年轻音乐人需要新平台

  2012年10月初,经过半年多的秘密筹备,六间房联合MTV斥巨资打造了一档名为《唱战》的网络歌唱比赛。邀请高晓松、包小柏、萨顶顶等9位资深音乐人组成评委团。刘岩向媒体解释:所谓“巨资”并没有消耗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上,也没有绚丽的舞美,而是把尽可能多的现金,分配到每一场比赛的选手。从100元到100万不等,共计266万奖金,创国内选秀奖金之最,让每一个参赛的选手有所得。他说:“这个奖金制度的设立,正是为年轻音乐人的生存考虑。从海选开始,每周发放现金,几百、几千元的奖金能够帮助一位歌手购买唱片,进棚录音,或者简单的改善生活,帮助他们离梦想近一点点就够了。 ”

  梦想是年轻音乐人的资本,但正视现实才能走得更稳。刘岩曾说:“选秀不一定可以实现梦想,但可以修正梦想。 ”不能渴望通过一次选秀就彻底改变命运,毕竟在过去七年的选秀历史上,也只留下数位成功歌手,还有数百万人梦断赛场。没有根基的音乐梦想要被修正,《唱战》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每个年轻音乐人,更接地气的面对梦想的艰难。

  流行音乐需要大量的受众,音乐传播需要庞大的资金,这些现实条件,并非梦想二字那么简单。事实上,仅靠 《唱战》266万的奖金还远远不够。需要借助互联网平台和数亿网友的力量,为全中国的年轻音乐人开辟一条全新的梦想之路。让他们为粉丝唱好每一首歌,通过粉丝的支持收获他们继续梦想的资本,继续唱得更好,形成良性循环的音乐生产线,而不是继续在温饱线上挣扎。

  《唱战》颠覆传统选秀模式

  作为国内首个视频直播歌唱比赛,六间房《唱战》从海选开始,就将投票大权交还给网友,网民与专业评委享有同样的决定权,用投票支持自己喜爱的选手在《唱战》走的更远。选手不只是获得每个阶段的奖金,还能通过演唱积累粉丝,收入也随之增长。按照《唱战》的模式,即使不能走到最后,选手也能在六间房拥有自己的平台,继续与粉丝互动,获得可观收入。

  如果用《唱战》与传统电视选秀对比。 《唱战》没有绚丽的舞美,只要有电脑和麦克风,不需要其它成本;也没有地域限制,全世界任何地方,只要可以上网就能参赛;完全自由的表演形式,粉丝成为歌手的衣食父母,也成为梦想的最大支持者。这些颠覆性的优势,都是基于网络平台的开放性,互联网打开国人看世界的眼光,也成就了音乐行业未来的市场走向。

  从10月8日开赛至今,《唱战》热点不断,那些有数百万粉丝支持的人气选手,都有一些共同的特质。他们直接、敢言、热爱分享、乐观,因为在互联网平台上成长起来的这批年轻音乐人,已更懂得如何把握自己的音乐命脉,《唱战》强调“有态度的好声音”就是希望选手不要盲从,唱出个性。有“态度”的除了选手,还有网民,要敢于用投票自己喜欢的选手。互联网上,没有任何权威是不能挑战的,即使像高晓松这样的权威人士,在《唱战》评委席也多次惨遭滑铁卢。

  令高晓松遭到挑战的神秘选手叫“阿火”,她是六间房的美女主播,无论海选、PK赛,她都以傲人成绩稳居第一,在晋级赛的第一场,高晓松没有为她亮灯,反而给了一句“红不红都是命”的评价,这句话引起轩然大波,数万粉丝在高晓松微博为阿火声援,并要求高晓松纠正说法。

  如果以人气和收入论英雄,那么“阿火”绝对是互联网一线艺人,但传统音乐舞台与视频直播房间是截然不同的评判角度,差异和冲突造成了高晓松与“阿火”之间没有万众期待的良好互动,事后,高晓松也在直播时表示:“互联网就是要分享嘛,有各种各样的音乐才叫分享,我们又不是去打仗,不需要每个人都一样。 ”这番话也解释了他作为评委的心态,既然在互联网平台,那就要有充分的包容心和绝对开放的态度,才可以接受音乐与互联网之间产生的奇妙变化。

  《唱战》并不仅仅为了捧出几位人气选手,而是以颠覆性的模式,来启发更多音乐人,音乐需要更健康的商业市场,才能茁壮发展。面对并不美好的生存现状,不断修正梦想,才能谈未来。六间房在互联网引领的商业模式,将带领一大批音乐人走出困境,重获谈论梦想的资格。

  六间房打造音乐产业新模式

  据了解,六间房是国内最大的视频直播平台,旗下签约歌手超过3万人。通过网络视频直播形式,签约歌手会拥有自己的“房间”,在视频里演唱,与粉丝互动。歌手的商业价值来源于粉丝的支持,这已经形成一种音乐产业的健康市场,带来巨大的商业价值。

  喜欢音乐的网友需要付费才能支持歌手,而歌手的演唱已成为有形资产,并不断升值。在“实体唱片已死”(宋柯语)的年代,互联网成了音乐人最好的平台。 2012年11月,六间房单月收入达3000万元。业绩证明了这一商业模式的成功,也启发了传统音乐行业,中国仍然拥有最大的音乐市场,只是需要更先进的方法让受众为音乐“买单”。

  业内人士透露,在唱片销售成为难题时,付费下载是最好的出路。对网友而言,听觉享受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而视频直播则能在视觉、听觉和互动性上完全实现。歌手不再是演唱完就消失的明星,而是视频另一端的表演者,会有喜怒哀乐和状态高低,“去偶像化”的直播,反而形成了新的偶像文化。

  以音乐为纽带,六间房在国内独创了全新的表演形式和盈利模式,并在与音乐有天然依存关系的选秀市场开始发力,在刘岩看来,《唱战》不只是一个选秀比赛,它更是一次创新摸索,一次比赛的力量太小,一次选秀机制的革命才能唤醒音乐人对比赛结果的盲目追求。无论是音乐的大环境下,还是选秀市场,互联网毫无疑问是大势所趋,《唱战》已迈出勇敢第一步,未来也许会有勇敢的追随者继续探索,他非常期待通过互联网和互联网精神,一起为中国年轻音乐人解决现实困惑,改变甚至颠覆中国的音乐产业和选秀模式。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杜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