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院大长篇>7年连载结束:故事已息,生命不止

2012年05月30日 08:45   来源:中国文化报   程丽仙

<乌龙院大长篇>7年连载结束:故事已息,生命不止

 

    对一个动漫形象而言,它的生命力或许可以无止尽,但它的故事总有结束的一天。6月上旬,随着漫画《乌龙院大长篇》单行本第43卷的推出,乌龙院师徒4人的历险故事画上了一个句号,同时也留下了一个新的华语漫画最长纪录——总页数4868页。

    “4月7日完成了《乌龙院大长篇·活宝》最后一页的绘制,5月结束了在《漫画世界》历时7年的连载。”该书作者台湾漫画家敖幼祥告诉记者,“4868页,是一个纪录,也是一种光荣,象征着大长篇剧情漫画的成功,也表现出漫画杂志周刊化的成功。”

    大长篇:艰辛创作路

    《乌龙院大长篇》自2005年起在国内漫画周刊《漫画世界》上连载,故事开始于一只突然出现的猫咪和一条印有谜语的锦鲤,它们指引着搞笑热血的乌龙院一众来到了干枯百年的青林温泉……接下来的7年里,乌龙院师徒4人就围绕着秦始皇留下的万年人参“活宝”展开了寻宝历程,一路走来,惊险不断、笑料不断。

    在谈到《乌龙院大长篇》的创作历程时,敖幼祥回忆说,2005年,在广州市淘金路的一个小小房间里,他把“画一张是一张”当做信条,像个矿工一样努力挖掘着读者感兴趣的事物,每天周而复始:天没亮就起床培养情绪、寻找灵感,然后在工作室里画一天,晚上时常失眠,有时彻夜辗转,抓住一个灵感就立刻爬起来写下,躺下去没一会儿又想到一个点子,又爬起来写下。

    尽管笔下的漫画形象幽默搞怪,敖幼祥却戏称自己是个“呆头鹅”“外星人”。“在真实的生活里,从小我就寡言木讷,女儿常常鼓励我这个以趣味漫画为业的老爸要笑口常开,快乐生活。”敖幼祥说,“可能是有过度幻想症吧,我常常将一件简单的事或剧本上的一个小问题扩大成许多可能,睡觉、吃饭、走路都在想,眉头总是皱在一起,但当我坐下来面对稿纸,眼睛就开始发亮,那里面有一个奇妙的世界,充满着无穷的创意。”

     7年的连载,让敖幼祥品味到了个人创作的孤独,也尝试到了培养人才的不易,他将自己的作品比作“中国原创漫画万里长城中的一块砖”。

    “一部漫画完结和一部电影结束一样,虽然有淡淡的遗憾,但那些精彩的表演、意味深长的细节,都会通过画面、文字留下来,给读者、编辑以及创作者美好的回忆。”策划出品发行《乌龙院大长篇》的漫友文化董事长金城在微博上表示,“商业性绚烂的外表下,是引发共鸣的情感和箴言,无论何时翻阅总能激起青春昂扬的胸怀。”

    创品牌:累计销量4300万

     4868页的《乌龙院大长篇》只是敖幼祥“乌龙院”系列漫画中的一个,乌龙院的4位老小和尚则是敖幼祥笔下500多个著名及非著名的漫画形象中最有名的几个。

     1979年,敖幼祥开始漫画创作,1980年起在台湾《中国时报》、香港《星岛日报》和新加坡《联合早报》上连载《乌龙院四格漫画系列》。32年来,“乌龙院”漫画推出了多个系列,包括《乌龙院四格漫画》、《乌龙院爆笑漫画》、《乌龙院大长篇》、《乌龙院大长篇系列·前传》,全球累计销量已经超过4300万册,敖幼祥因此有了“中国漫画之神”的美誉,“乌龙院”也因此成为一个动漫品牌。

    除了漫画作品之外,与“乌龙院”有关的文化产品还有网络动画、电视动画、电影和游戏。据网络资料,2008年,长春一家公司出资买断“乌龙院”动漫及全部相关衍生产品经营权,找来中韩两国动画导演拍摄的动画片《乌龙院——长白传奇》即以《乌龙院大长篇》为基础,融入了四格、爆笑系列中的幽默元素,该片被定位成“中国首部功夫喜剧动画”。但有消息人士透露,该动画目前已停拍。

    乌龙院:十年看发展

    对广大漫迷而言,最熟悉的还是纸上的“乌龙院”。“到大陆创作已经10年了,‘乌龙院’从1万册开始切入市场,渐渐创造出开机20万册的印刷量。”敖幼祥和他的“乌龙院”见证了国内漫画杂志的发展历程,也见证了中国原创漫画的发展。

    “真的很不容易,中国原创漫画杂志从月刊做到半月刊,再到一个月3册的旬刊,然后进步到周刊,不单单是创作者要接受挑战,编辑、印刷、发行等环节也都需要建立更成熟的团队。”敖幼祥对记者表示,与漫友文化近10年的合作磨练了他更高的技术,双方对于经营漫画作品也建立起了良好的默契。

    谈到台湾漫画业和大陆漫画业,敖幼祥说:“10年里,亲身经历了改革开放惊人的发展,看到政府与社会如此大力度支持原创动漫,创作者应该趁此机会展现才华。至于台湾漫画的发展恰恰相反,如同入定的老僧,虽然曾经有过一些道行,但是现在连念经的声音也愈来愈细微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张晓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