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的原创力如何保护

2012年04月16日 11:01   来源:文汇报   

  《著作权法》(修改草案)引发争议 音乐人的原创力如何保护

  3月31日,国家版权局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之后,音乐界人士对此反应最为激烈,一些音乐人认为,如果草案被通过,将对本来岌岌可危的中国音乐产业造成巨大冲击。

  4月8日,在深圳举行的第12届音乐风云榜颁奖礼上,高晓松对草案率先“发难”,他认为部分条款“严重剥夺了我们对自己作品的处置权和定价权”。4月11日,中国音像协会唱片工作委员会与中国音乐家协会流行音乐学会在北京举行媒体通气会,提出:若不修改或删除这些强制剥夺著作权、支配权、直接收益权和诉讼权等条款,所有音乐公司、音乐人将集体退出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音著协)。

  相对京城音乐人的激烈反应,上海的音乐人则表现得较为克制和理性。4月12日,上海音乐家协会流行音乐专业委员会召开座谈会,起草了《建议书》,建议对草案中的第46条、48条、69条、70条等条例作出合理修改。

  在新版著作权法(修改草案)中,最遭人诟病的是第46条和与之相关联的48条。

  第46条是这样规定的:“录音制品首次出版3个月后,其他录音制作者可以依照本法第48条规定的条件,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使用其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

  第48条规定则给出了3个限制条件:1、在使用前向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备案;2、在使用时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和出处;3、在使用后一个月内,按照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制定的标准,向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支付使用费和报送使用作品的相关信息。也就是说,只要具备了这三个条件,使用者无须著作权人授权。

  中国唱片工作委员会理事长臧彦彬认为,第46条规定将极大程度地伤害创作者的热情。因为一首音乐作品从写作到后期制作、录制、传播再到成名,其流程相当漫长。根据宣传的力度不同,一个作品一般需要3年时间才能获得比较好的收益。如果仅设定3个月时间,当作品失去垄断地位后,唱片公司也将失去买断版权的动力,创作者也失去了原创的动力。可想而知的结果是:“山寨”歌曲满街飘扬,“山寨”歌手到处跑场,各种“刀郎”、“阳刚”们分化着本就不繁荣的市场,侵权者旋即合法上岸,而他们只需给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交些使用费而已。

  不过,法律界人士却认为,音乐界对46条有误读。因为即使这条通过了,“旭日阳刚”想营利性地公开演唱汪峰的歌曲,仍必须经过许可。这次增加了3个月的期限,与现行著作权法相比其实实施条件更严格。因为按照现行《著作权法》的规定,只要第一家唱片公司已经合法地将音乐作品录制为唱片,哪怕刚刚出版,其他唱片公司就可以自己找歌手在录音棚演唱该歌曲,并出版唱片。

  尽管如此,上海音协认为,应延长对原创作品的保护期,以鼓励原创作品的诞生。因此,他们出具的《建议书》建议,第46条规定的“录音制品首次出版3个月后”应修改为“录音制品首次出版3年后”。

  修改草案另一个具有争议的条款是修改草案中的第69条。该条款指出,网络服务提供者为网络用户提供存储、搜索或者链接等单纯网络技术服务时,不承担与著作权或相关权有关的信息审查义务。对此条款,臧彦彬认为,该条款放大了“避风港原则”,起草法律者的用意在于鼓励文化传播,但实际操作中,可能会变相鼓励网络盗版侵权。

  曾经创作过上海世博会主题曲《致世博》的作曲家赵光告诉记者:“新的草案并不尊重艺术创作的主体,却对创作主体的创作生产形成打压和抑制。著作权是私权,怎可随意将它变成公权?我的作品不想被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代理,法律却逼迫我硬要‘被代理’,这怎么可以?”

  因此,上海音协的《建议书》建议,应将69条的相应条款予以删除。

  也有法律专家认为,网络著作权保护问题是《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法的一个很大改进,对互联网的版权保护问题,主要是避风港和红旗原则,这不是说提供存储空间或者提供网络服务的不承担责任,在“明知”和“应知”的情况下要承担义务;但在确实“不知”也“不明知”的情况下,作为一个技术供应商,可以不承担责任。

  本报首席记者 张裕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王婉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