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中天:我对艺术品金融化的未来充满信心

2012年02月27日 09:33   来源:中国经济网   

北京文化产权交易所筹备组办公室负责人彭中天做客中国经济网文化名人访 王岩/摄

 

 

    艺术品承载着精神文化传承和资产保值的双重属性。2010年我国艺术品市场交易总额(主要是拍卖市场的公开数据)达到1694亿元,年增长41%,如果机构投资者和富豪阶层拿出5%-10%的资产购置艺术品,则意味着2020年中国会有16万亿到32万亿元的艺术资产潜在需求。伴随着房地产市场的萎缩和股市的低迷,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本涌入艺术品市场。到去年末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品集散地。    

    作为百业之首的金融,始终在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未来经济的走向,寻找着优质的资源类资产,并期待在一次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价值释放中找到自己的位置。金融对产业的推动和市场的放大功能是有目共睹的,金融与农业的结合带来了农业的机械化;与工业的结合催生了工业革命;与流通的结合推动了全球经济一体化;与信息的结合,导致了信息革命;与艺术的结合必将推动文化经济的进程。    

    在中国,金融与艺术,一个郎财、一个女貌,虽然秋波频送,却只能隔河相望。主要原因有三:一是艺术品产权登记制度尚未建立;二是艺术品的鉴定评估体系有待完善;三是艺术品的退出机制单一且狭窄。因此极大地限制了艺术与金融的联姻。尽管条件不够成熟,但顶不住诱惑而与艺术私奔的金融机构却越来越多。主要有以下四种形式:    

    1.艺术品融资:主要指用艺术品直接向银行抵押贷款,各地都有试水,但由于没有可依据的标准,只能是个案操作,很难大范围推广。    

    2.艺术品信托:是艺术品资产通过信托转化为金融资产的一种方式。2009年由国投信托首推“盛世宝藏1号保利艺术品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而拉开大幕。目前发展势头良好,增速极快。在结构设计上,主要分为分层型、固定型、浮动型。    

    3.艺术基金:分为二大类。一类是银行与信托共同发行的理财产品。以民生银行2007年发行的民生1号为代表,银行、信托、投资顾问共同参与运作和监督。门槛不高一般是100-200万元。风险可控,收益率也未必高。另一类是收益率相对高,风险也大的私募基金,门槛较高,一般是500-1000万。艺术基金是一种极为成熟的金融工具,也符合文化项目自身的特性,将成为中国艺术品市场未来的市场主体,前景看好。    

    4.份额化:这是中国独创的艺术品证劵化模式。我是最早提出这个概念的人之一。其原理是将艺术品的未来收益权拆分,按份额进行交易,强调“拆则细、细则流、流则通、通则活、活则大”的运作思路。由深圳文交所推出《杨培江资产包》而首开先河,设计者是叶强先生。但把份额化模式与大众化相结合的是天津文交所。其参与之踊跃、行情之火爆令人目瞪口呆。这种交易模式由于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支撑、中介服务的配套以及市场主体的跟进,加之模式本身上的缺陷,目前正处于整改之中,但彭中天:我对艺术品金融化的未来充满信心。

 

 (以上文章节选自彭中天在国际“艺术与金融”交流研讨会上的发言)

 

相关链接:彭中天:发展文化经济的精髓是制度安排和体制创新

 

点击查看彭中天视频专访

 

更多访谈尽在文化名人访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成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