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中天:发展文化经济的精髓是制度安排和体制创新

2012年02月24日 12:57   来源:中国经济网   

北京文化产权交易所筹备组办公室负责人彭中天做客中国经济网文化名人访 王岩/摄

 

    什么是文化经济?文化经济就是与文化相关联的经济形态的统称,是指文化经济化与经济文化化且互为转化的一种经济现象和客观规律。一切经济活动无不包含着文化,同时文化也对经济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进行渗透。文化与经济的日益融合已成为当下时代的显著特征。

 

    中国提出文化立国战略,既是对资源瓶颈和环境危机的深刻认识,也是中国摒弃跟跑战略,进而领跑世界经济的重要举措。领跑者就必须告诉世界:中国经济将向何处去!依托深厚的文化底蕴,听从人类内心真实的呼唤,遵循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放弃粗暴的资源消耗模式,走文化经济强国之路,是中国根据自身优势资源选择发展道路的明智之举,是对中国威胁论的正面回答。

    文化经济时代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文化成为了一种财富标志。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比的就是谁能找到相关优势资源并把它转化为显示购买力的能力。一个国家可以卖的东西越多或者已经资本化或者能够资本化的资源越多,就代表它未来的现金流会越多和未来的财富越多,这个国家就是有未来竞争力的国家。反过来说,现在的钱越多,如果找不到未来可以资本化的资源与之相匹配,钱就买不到相应的商品,就自然贬值。    

    对中国而言,我们现在的钱很多(3万亿外汇储备),未来能消耗的资源资源明显不足,如果找不到其他的优质资源来替代,30年的财富积累将化为乌有。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我们有没有独特的优秀资源呢?答案是肯定的,文化资源当然是首选。但要把文化这种轻资产的特殊资源转化成大众认可的资产和资本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资本并不是积累下来的资产,而是蕴含在资产或者资源中能够开展新的生产的潜能。要是资源或者资产成为资本,必须有一个转化的过程,即创造一合适的所有权机制,使资源的潜能发挥出来并被加工成实实在在的东西,便于人们清楚的认识、掌握和使用,文化恰恰就属于这种资源。尽管其表现形式千奇百怪,但隐藏在其中核心价值就是版权,经过授权的文化要素是可以和任何产业、产品相嫁接而形成千姿百态的新商品,从而体现并实现文化的价值。向世界提供尽可能多的文化商品和文化服务,才是传播中国文化最有效的途径。

    以文化文固然重要,文而化之方为正途。找到好文,促其转化,化文为产,化文为需,采文之长,化成天下,才是发展文化经济的精髓。秘鲁经济学家索托在《资本的秘密》一书中指出:新资本的诞生需要一种制度安排和体制创新。我们国家正在进行的文化体制改革和中国首创的文化产权交易模式就是依照制度经济学原理而做的制度性安排。    

    文化资源具有:数量大、主体广、权利多、资产轻、交易散、定价难、流动差等特点。而要改变这一状态就需要一个特定的流转平台,让优质的文化资源,大量的社会资金和相关专业人才在此聚集,在流通中发现价值。在流通中提升价值,在流通中实现价值,从而裂变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巨大能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化产权交易平台就是文化经济的孵化器和加速器。而制度经济学就是文化新财富诞生的助产士。

    文化产权交易平台不是一个孤立的平台,它是一个系统建设。需要有政策法规的支持,产权制度的保障,金融工具的导入,科学技术的应用,中介服务的完善和市场主体的培育,从而形成一个相对完整的生态链。唯如此才能加速文化要素跨地域、跨领域、跨所有制的快速流通。才能引入大众投资,促进文化消费,让国民在分享文化的同时也分享文化增值所带来的好处。才能使文化经济登堂入室真正成为支柱性的主流经济。

    (以上文章节选自彭中天在国际“艺术与金融”交流研讨会上的发言)

 

相关阅读:彭中天:我对艺术品金融化的未来充满信心

 

点击查看:彭中天视频专访

 

更多访谈尽在文化名人访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成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