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全中:"北上浙"发展迅猛 广东传媒业亟需重新出发

2014年11月15日 10:16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改革开放之后至2006年,作为我国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广东省的传媒业尤其是报业充分利用市场化的先机,锐意创新,开全国风气之先,远远走在全国前列,但是2006年之后,在互联网等因素的猛烈冲击下,广东省传媒业却呈现发展疲态。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高级经济师、管理学博士、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专栏作家郭全中认为,在当下北京、上海和浙江等地的传媒业飞速发展的态势下,广东传媒业亟需改革创新,重新出发。

郭全中(生活照)

  一、外因:传媒业版图的重心转移

  广东传媒业在市场份额占有率、资源整合能力、人才吸引力等方面的影响力都在快速下降,这显示广东省传媒业在我国传媒业的分量在大幅度下降,而中国传媒业的中心已经转移到北京。

  1、残酷的现状:广告市场份额大幅度下降

  首先,我国传媒业市场分布不均衡。由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存在严重的“二元经济”现象,决定了我国的传媒业市场两极分化严重,发展极度不平衡,传媒业市场主要集中在沿海发达地区,排在前5位的北京市、江苏省、上海市、广东省和浙江省的广告总额为3456.39亿元,市场占有率为68.86%,而排在最后面的仅仅占比0.05%。

  其次,广东省广告市场份额高速下滑。虽然2013年广东省的广告收入高达400.67亿元,但是已经被上海市和江苏省超过,从1991年的第二位下降到第四位,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市场份额已经从2005年的16.56%下降到2013年的7.98%,几乎腰斩。

  2、互联网改变传媒业版图

  首先,互联网带来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和第四次传播革命,正在快速颠覆传媒业;其次,广东省缺乏有实力的互联网媒体;第三,广东媒体擅长于内容而短于互联网技术。

  3、传媒业与金融业加速融合

  我国传媒业已经发展到资本运作阶段,对于新创传媒企业需要天使投资和VC,而对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传媒企业则需要上市和并购,而对于大型传媒企业则需要大规模的并购,这些都需要金融的对接。因此,金融业更为发达的地区,传媒业也将更为发达,目前北京等地区的金融业相对发达,传媒业的并购事件也频频发生,而广东省发生在传媒业的并购事件则相对较少,而且传媒业上市公司也较少。

  4、国家加大对中央级媒体的扶持力度

  由于传媒业具有很强的意识形态属性,需要很强的政治资源才能保证其能够健康发展,由于北京作为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政治资源雄厚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掌控了稀缺资源的分配,并且有着数量巨大的中央级媒体,因此,北京的传媒业市场份额快速提升。

  5、人才开始大量流出

  传媒业为轻资产行业,其主要资产为无形资产,而这又主要依赖人才资源。当前,传媒业的发展不仅需要优秀的采编人才,也需要优秀的经营管理、战略管理、资本运作人才,更需要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人才,而毫无疑问的是,北京市对这些类型的优秀人才更有吸引力,全国各地的地方性媒体纷纷在北京设立办事处、合资公司等就是为了更好地利用这些人才。

  综上所述,在当前传媒业的外部环境、竞争方式和市场版图已经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互联网媒体和传统媒体的市场地位正在易位,广东省脱胎于体制内的市场化创新方式在这种颠覆性的变化过程中逐渐落后。

  二、内因:创新能力减弱

  广东传媒业的整体落后,虽然有外因的因素,但是首要还是内因,外因只有通过内因才能真正发挥作用。内因主要体现在传媒业政策、体制和市场主体等方面。

  1、现状:传媒集团市场地位一路下滑

  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的最新数据,2013年,广东省的新闻出版产业在各地区总体经济规模综合评价中,虽然居于首位,但是市场主体传媒集团的地位却并不理想。首先,未进入图书出版集团前10位;其次,报刊出版集团的地位继续下滑。此外,广东省的广电集团和湖南、江苏、浙江和上海等地的广电集团差距逐渐拉大。

  2、传媒产业政策不够给力

  近几年来,广东省在传媒业上的精力主要集中于新闻内容的管理,而在大力鼓励和支持传媒产业发展方面乏善可陈,这和北京市、上海、浙江和山东等地的大力支持反差较大。例如,北京市对传媒产业的资金支持力度不断加大;山东省在划拨土地性质变更和传媒资源整合方面给予了较大支持;上海市在传媒资源整合和体制改革给予了较大支持;浙江省在体制改革上给予了较大支持。

  3、其他地区的创新力度加大

  在2006年之前,全国传媒看广东,无论是在体制、机制、战略、新闻内容方面的创新,还是经营、管理、资本运作等方面的创新,广东省都遥遥领先,但是2006年之后,一切却慢慢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

  首先,在传媒业上市公司方面。在当前传媒业发展的大变局时代和传统媒体深陷困境的情况下,上市是其发展和转型的前提条件。在传统媒体领域,目前,北京市有华闻传媒、人民网、歌华有线和北青传媒4家,上海有新华传媒、百视通和东方明珠3家,浙江有浙报传媒、杭报传媒、华数传媒3家,湖南有电广传媒和中南出版2家,安徽省也有皖新传媒和时代出版2家,而广东省目前只有粤传媒1家,和广东省的地位远远不相称。

  其次,在资本运作方面。一是在上市公司的收购方面:华闻传媒通过大规模的收购来打造属于自己的生态系统;浙报传媒一方面通过收购边锋和浩方来打造自己的大数据平台,另一方面通过传媒梦工场来孵化项目;上海文广则把百视通和东方明珠进行整合,进而打造市值过千亿的传媒上市公司;此外,博瑞传播等也在进行大量收购。二是在基金公司方面,华闻传媒、上海文广、浙报传媒等旗下都有大型的基金公司。尤其需要一提的是,湖南广电传媒旗下的达晨创投已经成为我国PE基金业的佼佼者。

  第三,在传媒资源整合方面。华闻传媒打通了国内和国际资源,实现了全球化布局,整合了国内陕西、辽宁、吉林和重庆的报纸资源;大众日报报业集团整合了山东省内的报业资源,成为国内区域化掌控力最强的报业集团,其2013年净利润为7.35亿元,为我国最赚钱的报业集团;上海则把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和文汇新民报业集团整合成上海报业集团,一举成为我国规模最大的报刊集团;浙报传媒整合了9家县级报。

  第四,在经营创新方面。一是在传统媒体经营的创新方面,杭州日报报业集团、浙报集团、华西都市报、成都商报等不断创新经营模式,湖南卫视和上海文广的电视购物都已经具有了较大规模。

  第五,在互联网转型方面。杭州日报报业集团旗下的19楼网站作为城市生活服务类网站的领头羊,是报业互联网转型的典范,2011年,营业收入为9220万,净利润2303万;2012年营业收入1.09亿,净利润2464万,2013年营业收入1.25亿,净利润2708万。上海文广的百视通、人民日报社的人民网和凤凰卫视的凤凰网也都取得了较好的成绩。

  第六,在跨界方面。一是在跨界到网络游戏方面,浙报传媒、博瑞传播等都有大动作;二是在跨界到互联网教育方面,华闻传媒收购了太傻教育,成功进军教育业;三是在跨界到文化旅游业方面,大众报业集团入股中青旅,并打造了大型的旅游景点——青岛明清古建筑博览园;四是在多元化拓展方面,大众打造了青岛大众报业文化创意产业园、济西汽车文化产业区等项目。

  第七,在体制机制创新方面。在传统媒体领域,华闻传媒的整体公司治理机制处于国内领先;百视通引入了股权激励;浙报传媒通过传媒梦工场来实现体制外的实验和创新,在体制机制创新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

  第八,在产品创新方面。上海文广、湖南卫视、江苏卫视、浙江卫视都在不断创新新产品和新节目,《非诚勿扰》《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等创意领先的产品层出不穷。

  把广东省传媒业近些年的发展与上述创新对比,可以说广东省报业单位除了在新闻内容方面还处于领先之外,其它方面基本上处于全面落后状态。

  在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不进则退,这就要求广东省传媒业相关主管部门、传媒单位和企业锐意创新、不断进取,一方面相关主管部门制定良好的传媒业和传媒产业发展规划和政策体系,从外部环境和体制创新方面为广东省传媒业的发展提供坚实的基础;另一方面,市场主体跳出“自大”思维,进行全面改革,从内部体制、机制、战略、资本运作、经营、管理、产品策划等方面进行全新的再造,唯有如此,才能使得一度落后的广东省传媒业重新领先。

   (郭全中: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高级经济师,管理学博士)

  》》》查看作者更多观点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于小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