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传媒视点 > 正文
 
《远东经济评论》:价格干预仍是中国抑通胀法宝

2004年08月23日 14:50
    在一个怡人的夏日夜晚打一把色彩鲜亮的伞站在路边,张育基(音)为的是让出租车司机拐到这条街时能一眼看到他。一年前,一家东北特色菜馆聘用他帮顾客叫出租车。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如今在上海打车有多困难。但是,这也标志著当今中国各级政府越来越常见的抉择:尽力保持物价偏低,即使导致供应短缺也在所不惜。

    十年来,上海的实际本地生产总值(GDP)每年都以两位数的幅度高速增长,人均可支配收入位居全国前列。但是,上海市政府上次调整出租车价格还是在1998年,而且是调降了近30%。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似乎越来越意味著欠合理的定价。从上海出租车低至1.20美元的起步价,到电力等许多关键商品的人为低价,政府的监管、干预和直接限令已经成为抑制物价上涨的主要工具。

    中国官员往往自豪地说,96%的商品价格都是由市场决定的。然而,这是一个极具误导性的讯息。政府对价格的影响依然无处不在而且根深蒂固。一旦市场供不应求,短缺才是主要的减压阀,而不是涨价。

    从一定程度上讲,对价格的人为遏制确有成效。中国政府上周公布,7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较上年同期上涨5.3%,为7年来的最高水平,比2003年全年1.2%的平均涨幅高出三倍多。从全球范围来看,石油价格大幅攀升,但是中国的石油产品价格却在最近几周基本保持不变。中国7月份食品价格上涨14%,被政府归结为通货膨胀率升幅超出往常水平的主要原因。但是,非食品价格涨幅仅为1%,服务价格小幅上涨2%。

    在抑制通货膨胀率增长方面,承担引导角色是中国计划经济体制的遗留产物。上海市物价局(Shanghai Municipal Price Bureau)总经济师沈念东说,区县级物价部门有好几百人负责搜集物价数据上报。如今,上海乃至全国的物价部门对化肥、燃料、药品和运输等关键产品和服务的价格实施限制和其他控制措施。

    放开物价是中国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长达25年的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的一大特色。但是,就连沈念东现在也承认,放开物价的步伐已经减缓。一些社会骚乱的诱因可能就可以归结到人们对物价的不满。这些问题可能就使那些对社会稳定极为关切的政府官员们坚信,通货膨胀必须予以遏制,即使以牺牲经济增长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上海的打车难就是这种政策的典型后果之一。张育基说,如今很多人都能打得起车了,因为出租车价格这几年一直雷打不动。而上海物价局则担心提价会吓跑那些打车者,并且说真正的问题在于出租车调度不均,高峰期在热点地段出租车偏少。

    今年各工厂的电价略有提高,但中国的电价仍大大低于周边国家和地区,而限电仍是监管部门应对电力短缺的主要手段。美林(Merrill Lynch)称,上海居民的日间电价仍为每千瓦时0.074美元,低于日本的0.15-0.18美元,也不及韩国和香港的0.11美元和0.13美元。

    经济学家称,中国所有这些举措引发的最大问题在于宏观经济层面。高盛(Goldman Sachs)驻香港的经济学家梁红称,对任何特定商品的价格控制效果从来不会超过几个月,因为卖家最终会找到实现期望价格的办法。

    农村的价格体制改革也始于25年前,现在来看一些趋势是积极的。在上海以南的桐庐县,有迹象表明,去年食品价格的猛涨今年可能不会重演。当地一位买菜的人说,“现在是市场经济了,价格应该由市场决定。”其他商品价格的上涨压力是否会很快消散则要另当别论了。
来源:国际在线